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红の随想》(三) 第三十三章 天池冷香  

2009-02-20 22:49:57|  分类: 红の随想(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龙城外十七八里的样子,便是蓝江,沿江逆流而上,与九彩江合流。

宝镜山,九彩江,源头便是天池。

天池圣水,流岳夕照。

天池山巍峨高耸,山顶终年积雪。

天池药阁,便在半山腰,绵延千里高原森林,珍惜的药草动物,也成了上官家的私人财产。

 

天池药阁是彩云国历史上第一个医药教学机构,虽然仅仅为一个家族服务,出自天池药阁的不凡之人,却是数不胜数。

玲珑姬,上官红颜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

 

距离天池山最近的小城,便是流岳。

这里每年都会举办很盛大的烟火典礼,药贩子云集在此,各个地方的药商都会来采办药品。

那个时候虽然热闹非凡,然而大多数时候,流岳都只是一个冷冷清清的小城。

 

骑着枣红色马儿的少年,进了城,他的眼睛很亮,眉宇也很秀气,温柔的视线仿佛一池浅水,浅褐色的眸子漾然。

现在已经入春了,八重盛放,李树纷繁。

少年愁眉紧缩,四处张望着。

一个很身材颀长的青年骑了马在后面。

这原本应该是一个很受欢迎的人,只是,他的脸上连一点表情都没有,好像一张贴在脸上的面皮,冷冰冰的,视线空洞。

来到茶馆前面,少年翻身下马,把缰绳交给了青年,冲他微微一笑,“在这里等我一会。”

这少年虽然相貌普通,但是,配上那温柔的笑容,也许可以让不少女孩子呼吸困难。

跨过门槛,门庭冷落的茶馆内,只有小二在擦着桌子。

“哎,客人……”

“老板,我想打听一下……”

那老者的眼皮子立刻就耷拉了下去,打了一个哈欠。

少年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那颀长的青年却不知何时走了进来,一枚金锭轻轻放下。

老板的眼珠子立刻就睁大了,满脸笑容的手下,又让小二来沏茶。

“……”

少年回头看了看那人,他却还是面无表情的站着。

“请问……你们知道去天池药阁怎么走吗?”

“从这里出去,七八里就到了天池山,上山便是。”

“谢谢……”少年抿了一口茶水,老板却嘟囔着开口了。

“你们要去天池山做什么?还没有到采药的季节啊。”

“找人。”少年浅笑道。

“天池药阁的人吗?”老板叹了一口气,“我劝你还是回去吧,这些日子,天池药阁的戒备不知为什么,特别的森严,好些人要去求学的都被赶出来了。”

“这样啊……”少年若有所思。

 

低头饮着劣质的茶水,少年忽而一笑,转过头去,“凌十四,我们这便走吧。”

“是,大人。”

 

这两人便是少年红秀和凌十四。

两个人摆脱了红琦攸,一路南下来到蓝州,想来,那个人在贵阳也被气得不轻。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玉龙城内。

 

天然居是玉龙城内最大的酒楼,那一道红烧狮子头,即使是贵阳的师傅也比不上。

可是,此刻天然居内,客人已经走的一干二净。

一个容貌极美的男子,很不符合形象的把脚敲在桌子上,嘴里叼了一根牙签,恶狠狠的盯着瑟缩在角落的一干人等。

服务员终于被吓得哭了出来,老板在地上咚咚的拼命磕头,杯盘狼藉,整个店里,被弄得一塌糊涂。

男子的身边,坐着的是一个十七八岁少女。

举止优雅,眼神冷然。

对于男子的所作所为,好像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

“大人,求求您走吧,这些银子都给你……”

“哼,”男子的声音居然也很清亮,犹若少年,“你们这是当我在抢劫吗?”

“没有没有!全部都是小店的错!全部都是我们的错啊!”

少女抿了一口茶水,慢悠悠的站起来,“走了。”

“……”男子又哼了一声,随手抛下了一张银票,跟着走了出去。

 

 

抬起头,看着天然居牌匾,他忽然丢出了手里剑,那黑色的金字牌匾就这么掉了下来。

 

“你还真是会擅自拿别人出气呢。”她平静的道。

“那个小鬼……等到我抓了他之后,要把他做成蜜柑汁!”咬牙切齿,外加眼神发红——看来不仅是怨念,已经爆发出杀气了。

就算用一句“思春期到了”怕也难以舒解他的怨恨,琦攸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什么抓过那个小二,左右开工啪啪就是两个耳光,然后扔到了一边。

周围人员立刻散开数十部,琦攸周围好像清场一样,顿时一片干净。

“我们去天池药阁?”少女淡淡的问道。

“就这么去多半是要被上官家的人打出来的。”琦攸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还没吃饭呢,我饿了。”

“……”抬头看了一眼天然居,七弦姬平静的道,“我不觉得有什么酒店会让你留下来吃饭。”

“那么去戏鸢楼吧。”

 

玉龙的妓院一直以来都是相当的有名,戏鸢楼更是几十年的老牌子了。

原本这就是玉龙最贵的妓院之一,也是玲珑公主的产业。

敢到戏鸢楼撒野的人还真是不多,七弦姬露出了很微妙的表情,慢悠悠的跟在后面,享受着前方路人开道的待遇。

这一路上,红琦攸造成的灾难已经让玉龙的百姓都难以承受了,除了当年的蓝龙莲,怕是无人出其右者。

 

戏鸢楼的豪华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一尊琉璃盏,杯酒清醇,歌舞笙箫,红颜容貌,惹人垂怜。

来戏鸢楼的客人并不多,现在还没有到正式的营业时间。

大摇大摆的坐下来准备要吃饭,一个醉醺醺的少年忽然就这么扑了过来,琦攸没有注意到,被吓了一跳,要还被人揽住了腰。

“哎呀,真是新来的美人,让本少爷来亲一亲……”

少年眼色清澈,一双眸子,俨然是淡紫色的,肤色雪白,竟是个极美的男子。

琦攸的眼睛顿时的冷了下来,看也不看他一眼,啪的一个耳光,打得又准又狠,少年惨叫一声,居然就这么飞了出去,撞在了墙上。

他紫色的眼眸瞪得老大,好像诈尸一样指着琦攸,“你、你你……”

“哼,你活的不耐烦了吗?”琦攸此刻脸上的表情堪比恶鬼。

少年“唔”了一声,竟然当场就呜呜的哭了下来。

“你……你们这群混蛋……你知道我是谁吗?”

眼泪鼻涕弄得到处都是,他说话也说不清楚了。

“我……我可是皇甫家的人,得罪了……彩七家,你……你们不想在玉龙……”

“皇甫?”七弦姬微微皱眉,接着叹了一口气,看着少年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怜悯,抬起眼眸,看到了琦攸脸上意味深长的冷笑。

 

——这个少年只能自求多福了。

 

 

“运气还真是不错呢。”琦攸心情似乎稍微好了一些,慢慢的走过去。

姓皇甫的少年瑟缩的看着他,一脸惊恐,就好像一只受了惊的兔子。

“喂,你叫什么名字?”

“皇、皇甫小榭……”

“哦,原来是那个追女人追不到的小子啊。”琦攸轻蔑的拍了拍他的脸,拽着他的衣领,“给我起来!”

“唔……”皇甫小榭可怜兮兮的看着琦攸,“不要杀我啊,钱什么的,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而且,这里可是玲珑姑姑的地方……你们要是……”

“我都快变成他们家的女婿了……而且还兼职便宜老爹,你看他们会怎么样?”琦攸冷哼一声,“跟我走!”

少年吓得直哆嗦,一路上走出戏鸢楼,对着琦攸一脸可怕的表情,居然也没有人来阻拦。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皇甫小榭带着哭腔道。

“……”

琦攸没有说话,七弦姬好心的插嘴道,“他叫红琦攸。”

 

皇甫小榭倒吸了一口凉气,看了一眼琦攸清秀的面容,两眼一翻,两腿一蹬——晕过去了。

 

 

这个少年就是皇甫家的三公子,皇甫小榭。

 

 

天池山,绵延千里的高原,山顶终年积雪。

秀拉了拉衣领,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给他的感觉很不舒服。

拿着桐竹凤麟的通行证,一样被简单的拒之门外,看来上官家正如传言所说的——一向不欢迎外人。

几十年前,玲珑姬还是上官家家主的时候,废除了很大一部分不合理的家规,但是,这个千年传承的家族,却也没有那么彻底的被改变。

排外,而且很高傲。

说起来,红家也有一点类似呢。

少年望着湛蓝的天空,轻轻叹了一口气。

要进天池药阁没那么容易,秀算是明白了。

硬闯的话也不是不行,天池药阁的守备并不是森严,大但是,要想在偌大的一个宫殿中找到上官吟的存在,却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或者自己应该找找蓝家的人。

秀烦躁的揉乱了自己的长发,沮丧的发现,没有琦攸在身边,自己是如此的不习惯。

凌十四坐在很远的地方,静静的凝睇远方,一言不发。

这个人冰冰冷冷的态度总是让秀有一点害怕,可是,除了他,少年却也想不出应该带什么人来会比较好。

“我们等到晚上进去吧,这样会比较容易一些。”少年嘀咕了一句,把领子拉高,轻轻呼出一口气。

凌十四什么都没有说的点了点头,走到树下,竟然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

高原山地,潮湿而冰冷,也变成了各种各样蘑菇的乐园。

看着那一个个猴头菇,秀懊丧的低了头,到底还是没有勇气那么平静的坐上去。

 

依靠着大树,秀开始回想这一年多以来发生的点点滴滴。

从遇到七弦姬,去碧州,历经九死一生,回到贵阳。

他却发现,自己好像对那个女孩子一点也不了解。

一颦一笑,一个眼神,一句话语,哥哥总是在没有开口之前就看穿了她的心事,而自己,却总是像个笨蛋一样的东施效颦。

七弦姬是喜欢琦攸的。

他知道,就算那个人杀死了她的父母兄长也是一样。

爱情就是一件这么莫名其妙的事情,就算是知道不可能,偏偏还有人不管怎样也要去做。

风的味道很干净,秀深吸一口气,享受着大自然给他带来的独特享受。

 

冷不防,一个好听的声音却在耳边响了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

秀被吓了一跳,因为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靠近,他的精神处于完全放松的状态,忽然冒出来的人影,让他几乎难看的摔到了泥里。

一个很美丽的女子,虽然年级并不小,眉宇间浓浓的英气,湛蓝的眼眸,美的就像天空的颜色一般,简直让人不由自主的要去注视一般,很特别的气质也给人留下了颇为深刻的印象。

一瞬间,秀觉得这个女人很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她的腰间有两把短刀,就好像玲珑姬一样。

“问你们话呢,是哑巴吗?”女子眨了眨眼睛。

“我……我们只是路过的……”

秀吞吞吐吐的道,因为之前一直盯着那个女子看,所以觉得很不好意思。

“路过的?”女子挑了挑眉,颇有些好笑的意思,“这里是几千里的高原,你们是药商吗?路过这里?”

秀的脸立刻涨的通红,谎言被简单的戳穿,他真是恨不得死了算了,而且还是一个这么漂亮的美女。

“算了,我也没什么兴趣,”她笑着摆了摆手,“只是,不要在这里游荡了,进天池药阁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你们会被玲珑分尸的。”

“哎?”秀微微睁大眼眸,“你认识玲珑大人?”

女子认真的摸了摸下巴,眯起眼睛,“该说是老相识了吧。”

“那么……上官家的大小姐,应该是在里面吧。”他急切道。

女子的眼睛立刻沉了下来,“你们究竟是来做什么的?老实一点,不然我踩扁你的脑袋。”

她粗鲁的话语让秀的眼睛立刻就睁圆了,支支吾吾的看着眼前的美女,有点无所适从。

“我……只是……”秀索性豁出去了,这个女子看起来似乎也不是坏人,“有人要杀上官大小姐,所以我来……”

“有人要杀上官吟?”女子皱了皱眉,随机释然一笑,“如果你们是来保护她的话,恐怕是没有必要了,这里的警戒看似松散,实际上,保护的却很到位,是玲珑负责的,她最近心情不好,你们还是回去吧。”

“玲珑小姐回蓝州了?”

“嗯,有几天了。”

“但是……要来杀她的人很厉害!”秀急切道,“真的,请相信我,我知道上官小姐怀了孩子,他是冲着小孩来的,最后一定会杀掉上官小姐。”

“你到底是谁啊?”女子一脸莫名其妙。

“我……”秀深吸一口气,平静道,“我是红秀,也是红家现在的宗主。”

女子微微一怔,随即笑了,“原来是秀丽家的小鬼,我还道是哪里来的呢。”

“哎?”秀惊讶道,“您认识……家母?”

“废话就不多说了,”女子的眉心一阵抽搐,“要来杀上官吟的,是红琦攸吧。”

她很快的转过身去,轻哼了一声,“你们跟我来。”

秀看了一眼凌十四,他很快的跟了上来。

“等一下……”少年连忙追上去,小心翼翼的问道,“请问……您怎么称呼啊?”

女子漂亮的脸蛋上流露出淡淡的笑意,飞扬的双眸,美的让人不敢直视。

 

“你就叫我十三姬好了。”她眨了眨眼睛,戏谑的笑容在唇边慢慢绽放。

 

 

 

皇甫小榭一脸悲痛欲绝的表情,颤颤的跟在七弦姬的后面。

“你确定用他能进上官家的地方?”

“他妈就是上官琉璃,这小子和蓝龙澈一样,身体里面流着上官家的血液。”琦攸淡淡的道。

七弦姬不说话了,看着皇甫小谢抖抖索索的样子,真是让人难受。

山门就在眼前,琦攸望着那山腰高耸的城楼,眼神凝重。

“要不要赌一赌?”她慢慢的走到他的身边,因为眼前一片模糊,她只能勉强确定他的位置。

“赌什么?”

她一笑,“玲珑姬在不在那里。”

短暂的沉默片刻,他微微一笑,“我并不怕那个女人。”

“但是没有人可以得罪了玲珑姬还悠闲的活着。”

“她的儿子问题还没解决,我不觉得她有这闲工夫来管别人的事情。”

七弦姬的嘴唇抿成薄薄的一条直线,沉默不语。

琦攸站起来,踢了踢皇甫小榭的腿,“走了,记住,不要多话,只要带我们进去找上官吟就好,知道吗?”

皇甫小榭哭丧着脸,赶紧的点了点头。

 

皇甫家的公子显然和上官家的关系不错,那守门的人几乎看都没看就让他们两个进去了,和琦攸预料中的一样,大概,连玲珑姬自己也没有想到会有人来杀上官吟,也没有人想到自己那个多事的弟弟,偏偏要做滥好人。

他的太阳穴突突的跳着,不好的预感就像潮水一样涌来。

 

空旷的大厅,几乎可以听到人的脚步声,琦攸微微低下头,这里给他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浓重的药味,还有各种各样的兽皮。

“前面……就是她的房间了。”皇甫小榭显然是这里的常客,轻车熟路,琦攸轻哼了一声,一记手刀,少年,便软软的倒了下去。

“你在这里等我。”他对着七弦姬道。

“你以为我是谁?”她不悦的挑起了眉,抢在前面走进了内室。

 

床铺温暖,桌上的笔墨也尚未干透。

人却已经不在了。

“看来走的很匆忙。”七弦姬笑了笑,“秀的动作还真是够快啊,本来我们日夜兼程,就算他赶在我们前面,也应该相差不久才对,也不知道他想了什么办法溜出来的。”

琦攸的脸色很难看,一把甩开被子,沉声道,“他们走不远的,我们去追。”

“……”

 

 

 

 

“十三姬大人……我……我真的不行了……”已经七个月有余,上官吟挺着大肚子,不住的喘息着。

“只要回到玉龙就没事了,”十三姬皱起了眉,“你在坚持一下吧。”

“王、王妃大人……”秀小声道,“她这个样子是走不快的……”

十三姬瞪了少年一眼,“你那个哥哥,我从小就看着他长大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玲珑不在,只有玉龙城里才有能治的了他的人。”

“……”

她没好气的转过头,“收敛一下大小姐脾气吧,没有十几里了……”

“我……我……”上官吟美丽的脸蛋变成了一片惨白,显然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我好像要生了……”

“什么!”十三姬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秀赶紧上前扶住她,对着十三姬道,“看样子是没办法了,快点找个地方!”

“前面……前面是一个废弃的马场,那里应该有一个小茅屋才对,我们去那里!”

十三姬当机立断,秀也不多说,把上官吟横抱起来,向着前面的方向奔去。

 

茅屋很旧,里面也堆满了灰尘,秀脱下了衣服,垫在冷冷冰冰的床上,“凌十四,去烧热水!王妃,有剪刀吗?我要把她的衣服弄开!”

十三姬摸出一把匕首,秀小心的割开了上官吟的衣物。

这样的早产,理应是很要命的,好在上官吟和秀都是大夫,即便如此,生产也算还是顺利。

 

“是双胞胎!双胞胎!”少年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脸上写满了惊喜。

两个很小的男婴,哇哇的啼哭着,浑身通红。

虽然小了一些,但是看起来还算健康。

秀拿随身衣物把两个小孩子包了起来,而上官吟也几乎要虚脱过去。

“我的孩子……没事吗?”她颤颤的道。

“没事,一切都很好。”秀笑了起来。

“……”上官吟的双眸中写满了温柔,两个孩子眼睛还没有睁开,只是手足兀自乱动。

“真好呢,真好……”

她甜甜的笑着,声音忽然停住了。

秀惊恐的看着一支手里剑扎在她的咽喉处,她的眼睛却依旧望着孩子,仿佛还想多看他们两眼。

是一击毙命,血慢慢的流出来,十三姬跃起,双刀出手,两个黑衣男子应声倒下。

 

“上官小姐,上官小姐!”秀大吼着,看着上官吟的手慢慢滑落。

“行了,快走!不知道他们来了多少人呢!”十三姬把他拉起来,秀草草的包裹了两个孩子,跟着凌十四和十三姬冲了出去。

二十来个黑衣人站在外面。

“把孩子留下。”其中一个人这样说道。

“切,”十三姬骂了一句,“做你们的梦吧!”

她在秀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少年默默点头。

然后,她和凌十四冲了上去,几乎是在同时,秀抱着婴孩,跳上马,飞奔似的离开了那里。

身后还有刀剑交错的响声。

 

他也不记得跑了多远,才下了马,看着那两个小小的婴孩。

忽然间,他很想流泪。

如果这个世界连如此脆弱的生命都不能容下,那么所谓的行医者,济世救人,又有什么意义?

 

小小的孩子,用力的抓住了自己的手指,前前后后摇晃着。

他们才刚刚来到这里,就失去了母亲。

 

一个熟悉而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少年的身体也在瞬间僵硬。

“你做的很好,秀。”他的长发似乎因为赶路而显得有些凌乱,眉宇间清丽的笑容却一如既往。

琦攸向他伸出手去,“现在把孩子给我吧。”

 

也许说,红秀这一生都没有这样害怕过。

 

天池山上风很大,吹着他的长衫猎猎起舞,水碧色的衣衫,犹若一层薄纱,显得他很单薄,很清秀。

他的眼睛依旧是那迷人的浅褐色,浅浅的,很是漂亮。

少女站在他的身旁,银色的眸子依然黯淡无光,神色却很平静。

 

秀忽然觉得很难受,好像什么东西堵在喉咙口说不出来。

 

“把孩子给我。”他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很快的笑了一下,“除非你不想让他们活下去了。”

秀的心下一凛,低声道,“他们的母亲已经死了。”

“哦?这样啊。”他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秀勉强的笑着,看着他的眼睛,“不是……哥哥做的,对吧?”

他淡淡一笑,“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少年大吼道,眼睛红红的,一字一字道,“哥哥不觉得自己手里沾的血腥已经很多了吗?你、你这个魔鬼!为什么连小孩子也不放过!”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住了。

少年从来没有用这样的声音对他说过话,总是傻傻的笑着,缠着自己,然后做一些很愚蠢的事情。

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觉得,有这么一个小鬼弟弟,并不是一件很让人讨厌的事情。

然后有一天,他告诉他,他沾的血腥太多了。

 

是太多了,很多人都知道。

只是,为了他而沾染了血腥,杀人,阴谋……

所做的一切只希望他的未来可以变得跟自己不一样而已。

然而,就是这样的少年,站在了他的面前,说他是个魔鬼。

 

琦攸愣住了,低着头,闷闷的笑起来,然后声音越来越响。

“哼,你说对了,你以为你的位置和地位是用什么换来的?只说漂亮话就可以做到吗!?”

他的眸子,已经变成了血一般的红色。

神情,也变的疯狂起来。

少年不由得退后了一步。

 

七弦姬忽然跃起,手里剑飞射而出,琦攸看也不看她一眼,任由手里剑扎入了手臂。

“切,”少女低咒一声,侧身挡在了秀的前面,低声道,“快走,他现在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秀有些呆滞的看着琦攸俊美的脸上流露出邪魅的笑意,红色的火焰在他的掌心汇聚。

“快走!”七弦姬又推了他一下,抢攻上前,匕首在风中轻响。

琦攸身体轻轻一晃,便避开了她,如同魅影一般,忽然出现在了秀的眼前。

“……我是魔鬼……秀……”他轻轻扣住少年的下巴,痴痴的笑起来,“那么,你便跟我一起死吧!”

 

嗤。

是刀刃刺入肉体的声音。

少年看到血液慢慢的流了出来,沾染了自己的衣襟。

琦攸疑惑的低下头,青锋刺穿了他的肺部,血液落到草地上,好像酸水浇在冰上一般,发出嗤嗤的声响,还冒着淡淡的白烟。

他费力的转过头,似乎很想看一看什么。

 

他最终还是倒了下去。

 

“哥哥!”秀抱着两个婴孩,手忙脚乱的弯下腰去。

“呛”的一声,宝剑回鞘,七弦姬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是你。”

这个英俊男子,正是她在贵阳遇到的那个小狗一样的怪人。

那人似乎颇为后悔,反复的打量了一番琦攸,最终脱下衣服,小心的盖在他的身上,抬起头,正色道,“你们快走吧,尤炎的毒是很厉害的,他很快就会醒来,那个时候,你们就走不掉了。”

“可是……”看着昏迷不醒的琦攸,少年有些犹豫。

“他不会有事的。”男子认真的道。

“我……”秀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似乎在什么地方见到过,可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拜托了。”七弦姬低声道了一句,拉着秀上了马,很快的消失在了山间的雾气之中。

 

男子慢慢坐下,扯开琦攸的衣襟,伤口正在慢慢的复原,只是,原本白皙的皮肤上,有一个极大的疤痕,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留下的。

他细细的抚摸着,露出一抹叹息般的浅笑,擦拭着琦攸身上的血渍。

寒光乍现,他一惊之下,抱着琦攸退开、

一个青年喘着粗气站在他的面前。

是凌十四。

他的眼眸中泛着狼一般的绿色光泽,满脸杀气。

“你这家伙!”跟在后面的女子骂了一句,转向他的时候,却微微一愣,“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了让你在玉龙呆着吗?”

他抱着琦攸,默默的摇了摇头。

凌十四的眼睛直了,紧紧的盯着琦攸,忽然长剑出击,一招一式竟都是拼了性命上的。

“小心!”十三姬吼了一声,拔出双刀。

凌十四显然体力一惊有所不支,几个回合,他便露出了破绽。

他一剑刺出,凌十四竟然不避不闪,男子大惊之下,不及改变,长剑,竟然生生的刺穿了凌十四的胸口。

青年闷哼一声,竟然一甩身体,男子长剑脱手,怀中的琦攸也被凌十四夺了过去。

“你没事吧?”十三姬上前扶住男子,担忧道。

男子摇了摇头,凝神看着凌十四。

青年用力握住长剑,猛地拔了出来,鲜血,溅了一地。

可是他的手,却依旧死死的拽着琦攸。

 

明明受了这么重的伤,凌十四的眼神却不可思议的平静了下来。

他弯腰把琦攸横抱起来,掠过树林,几下起落,便看不见了。

 

“那人……是疯子吗?”十三姬小声嘟囔了一句,斜着眼,“不过看他被你刺了一剑好像也没有事情啊。”

“不死奇人……”男子呢喃道,“没想到,除了缥家之外,竟然还有其他的不死之人……”

“你在说什么?”

“啊?没什么……还是快点回去吧,这样下去,事情会大条的。”

“嗯,孩子的话怎么办?”

“我让人去了。”

十三姬皱了一下眉,慢吞吞的点了点头。

 

 

 

秀打马向前,也不知跑了多远,停下的时候,已经看到流岳城郭了。

“我们在流岳休息一下,孩子也需要吃点东西。”秀看了一眼七弦姬,她的眼眸已然变得黯淡无光。

可是,她却没有像握紧琦攸的手那样握紧自己的手。

秀的心里酸酸涩涩的,抬起眼眸,强笑了一下。

流岳城客栈还算多,秀找了地方住下,问小二弄了些稀粥,给两个小孩子喂了。

没想到年长的那个居然哇哇大哭起来,反倒是弟弟,乖乖巧巧的,不怎么出声。

秀抱着老大,认真的哄着。

七弦姬侧耳听着,忽然笑了笑,“看不出你挺会带孩子。”

“大夫嘛,什么都要会一点。”

秀的眼眸中有些忧虑。

“别担心,红琦攸不会死的。”

“不是……那个人,”秀小声嗫嚅着,“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哦?”

“……”到底是在哪里呢?秀真的想不起来了,那人刺中哥哥的时候,眼底的心痛让人印象深刻。

“七弦姬小姐……”

“嗯?”

“我对哥哥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吧?”

“是。”七弦姬毫不犹豫的给出了答案。

秀耷拉了脑袋,显得无比后悔。

“上官吟不是他杀的,应该是王的手笔,他去蓝州最大的理由,基本上还是为了你。”

“为了我?”秀话一出口,就明白了。

王为了蓝贵妃必然容不下这个名叫上官吟的女子,他自作聪明的以为琦攸和王是站在一起的,所以他决定要减少最后的罪孽。

而依照王的做法,出现在那里的自己很有可能会被一起灭口。

秀攥紧了衣角,忽然起身。

“我要去找他!”

“还是算了吧。”七弦姬把孩子接过来,“现在你去,真的可能被他杀了。”

少年迟疑片刻,“哥哥的炎毒不是已经解了吗?”

“这种东西是不可能去除干净的,否则,苍玄王也不必把它封印近千年。”

秀的唇,抿成了薄薄的一条直线。

“不如,你来给他们取个名字吧。”七弦姬适时的转移了话题,抱着老大,仔仔细细的看着。

“名字……我觉得自己诗文水平不怎么样,”秀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脑袋,“还是七弦姬小姐来吧。”
“嗯,”细细的端详了一番,七弦姬淡淡的道,“叫做……琅瑄怎样?琅瑄和琅环。”

“紫琅瑄,和紫琅环吗?”秀沉吟片刻,抬首微笑道,“不错的名字呢。”

好像是对这个名字不怎么满意,老大琅瑄地动山摇的大哭了起来。

“琅瑄乖,别哭了,乖……”

七弦姬扑哧一声笑起来,“秀,你还真适合做父亲呢。”

秀也笑了笑,接着来来回回的哄着孩子。

 

忽然间,客栈的窗户被人一脚踢开了,一个容貌极美的女子笑眯眯的坐在窗台上。

“年轻人不懂怎么照顾小孩子,还是让我来吧。”

七弦姬的表情僵硬了,慢吞吞的问道,“白茗夜?”

来的正是茗夜,她依旧一伸鹅黄色的衫子,很漂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看着秀。

秀不知所措的抱着孩子,看到七弦姬紧张的样子,也不由得咽了咽唾沫。

“孩子给她。”七弦姬沉声道。

“但是……”

“我们加起来也打不过她,快点给她吧。”

少年咬了咬牙,慢慢的把孩子抱给了茗夜。

茗夜小心翼翼的接过,给了两人一个大大的笑容,“真是帮上大忙啦,以后一定会再次好好道谢的。”

秀惊呼一声,看着茗夜从三楼的窗台上翻了下去。

他赶紧凑出去看,却发现街上依旧平静,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破庙中,琦攸正在缓缓的醒来。

“唔……”他轻颤的呻吟了一声,凌十四很快的爬了过去,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

“攸……”

“十四郎吗?”他笑了笑,试图坐起来。

凌十四并没有阻止他,反而睁大了眼睛,就像一只幼兽般认真的注视着。

他摸了一下胸口,那里已经干透,扯开衣襟,狰狞的伤疤依旧,然而那方才的一剑,却已经看不出任何痕迹了。

他知道那个人是谁……可是,却还是没有能再看他一眼。

 

 

为什么啊?如果是他的话,明明即使要自己去死,琦攸也不会有任何的怨言。

可是那人最终还是吝啬于见他一面。

琦攸笑着捂住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十四郎,你说我是不是一个笨蛋啊?”

凌十四微微睁大眼眸,似乎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只是想跟他在一起而已,为什么总是这样擅作主装的踢开我呢?”

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脸上滑落,冰凉,苦涩。

凌十四伸出舌去,就像野兽那样轻轻的舔舐着那冰凉的液体,然后很笨拙的抱紧了他。

琦攸闷闷的笑了,低下头,把脑袋埋在两膝之间,一言不发。

 

凌十四没有说话,只是不知所措的看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琦攸才慢慢的起身。

“走吧,十四郎。”他的眼眸已经恢复了光彩。

 

 

“……我们去找那个不知好歹的白痴小鬼。”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