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弦歌之初》 第七章 紫门第一琴师  

2009-02-20 22:04:21|  分类: 弦歌之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翎醒来的时候,正躺在一家客栈的床上。

 

肩膀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不知道使用了什么药物,伤口几乎感觉不到了痛楚;他坐起来的时候,悠扬的七弦琴音色传来,让他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

不管过了多久,不管经历了多少事情……始终都没有办法忘却的东西,一点一点地回到了脑海之中。

推开卧室的门,在正厅中抹琴的少女微微扬起眼眸,“您醒了?”

听起来有少许冷淡的声音让若翎微微一怔,对自己刚才发生的事情以及种种的猜测,他很快的了解了少女的身份。

 

“真是失礼了,”他微微颔首,露出清丽的笑容,“小生紫若翎,您能救下小生的性命实在是感激不尽。”

歌弦的眼神黯然,脑袋微微转向一边,“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的性命对于小姐来说,算不了什么,对我而言,确实第一了不得的大事。”若翎在椅子上坐下,拿起茶水的时候,杯底却忽然掉了下去,水哗啦啦的流了下去。

他微微一怔,有些不解的抬起眼眸,却迎上了歌弦冷淡的眼神——她的手里拿着一根很细很细的银丝。

叹了一口气,若翎微笑着道,“真是太失礼了,小生还没有请教小姐芳名。”

“红·影歌弦。”

“原来是红家的家臣,”他优雅温柔的姿态如同画中人一般,在那紫色的美丽眼眸注视下,歌弦也有点没办法生气了,“不知道,是不是小生有什么地方冒犯了歌弦小姐呢?”

“……”她站了起来,静静地望着若翎的眼眸,“在红·影家,我们要学习各种各样的东西……其中也包括了刑讯和审问……我虽然谈不上优秀,可是,如果要让你开口,只是需要花上一点时间……而已。”

若翎微微一笑,“那么,您想问什么呢?”

歌弦“唔”了一声,自己酝酿了半天的凶狠形象,在这个少年的微笑之下,似乎已经荡然无存了。

她深吸一口气,总算重新调整心情,缓缓道,“你把百合大人叫到那里去……究竟要做什么?”

他摇了摇头,“只是一些私事而已……刺客会出现在皇陵,实在是出乎小生的意料。”

“那么,秀丽大人被袭的事件,也跟你有关吧?”她急道。

“如果是惊扰了秀丽小姐,那么小生道歉……小姐也大可以把小生送去红家,小生绝无怨言,”他的眼神平静,“但是,如果歌弦小姐想要为兄长开罪的话,小生也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含糊的。”

 

少女的眼眸缓缓地垂了下去,“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

“不管怎么说,您的这份恩情小生记下了,下次,如果有小生可以帮忙的地方……请不用客气。”他颔首失礼。

“……”短暂的沉默之后,她淡淡的道,“如果不是你刺中洛哥哥……我早就已经死了。”

“……”是在责怪自己吗?若翎忍不住失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七弦琴的缘故,自己对这个女孩子很难产生厌恶的感觉。

“虽然这个请求有点唐突,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改日我会去黎深大人的府邸拜访。”

少年的礼仪完美得没有一丝破绽。

 

“等一下,”歌弦站了起来,“你的伤口……”

“不用担心,这一点小伤的话,不用在意。”他转身走了出去,到门口的地方时,又忽然停住了脚步,道,“百合大人并非只是什么弱质女流, 安心吧……那些家伙,不是她的对手,更不要说红黎深大人和红邵可大人了。”

“哎?”她惊讶的抬起眼眸,发现,若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出去。

 

 

——不用担心吗?

 

她抿了抿唇,自己现在连回到红家的勇气都没有。

 

该怎样面对?哥哥的背叛……身边不知不觉已经一个人都不剩了;影的最终命运……就是为了主人而死,或者背叛而被杀。

 

忽然从黑暗中出现的人影,已经亮出了白刃。

 

“红·影歌弦,宗主已经签署下影卫追杀令……”黑衣人的眼眸微微沉下,“这意味着什么,无需我多言吧?”

歌弦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瞬间冻结了,影卫追杀令……几百年来,从未有过逃脱的影卫,一旦签下,就意味着没有任何悬念的死亡。

就连姐姐叛逃的时候,在百合的强制性驳回之下,红家上层的要求被绝对的驳回了;而黎深选择这个时候,利用宗主权限而下达命令……这就意味着黎深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

 

——我在想什么啊?依照黎深大人的性格,会要去忍耐什么吗?

 

太多看不透的东西,歌弦觉得好像每一个人都保留着什么东西——姐姐、百合大人、涟迟大人……

 

对于歌弦的沉默不语,黑衣人冷冷的道,“现在所有影卫全部返回,有任何抗命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直接击杀。”

“我明白,我会跟你们走……”歌弦把缠绕在指尖的银丝摘下来,放在了黑衣人的手上,又从靴筒中拔出短刀,倒转过刀柄送了出去。

虞部的影卫,取过绳索,将歌弦的双手反绑起来。

 

“失礼了,歌弦小姐。”其中一个影卫低声道。

“嘛……没有关系。”歌弦转过头,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年轻的俊秀面容,带了些许羞涩的微笑。

“我的名字是瑞·影寺兰。”浅褐色眼眸的少年低下头,另外一名首领模样的人立刻斥声道。

“不要随便说话!做事快一点!”

“……”

 

影的移动速度很快,即使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也可以轻盈的穿梭于亭台楼阁的顶端而不用担心被发现。

飞掠穿影的同时,歌弦也忍不住小声地跟寺兰说起话来。

“那个……你知不知道追杀令的对象是……”

“不能确定,不过,一直以来,追杀令的对象只有贴身护卫,所以,绝对是影卫高层这一点不会有错。”他尽量压低了声音道。

被提在半空中的歌弦微微皱眉,这种身体状态还真是不舒服……然而,为什么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好像有些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

 

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到达了红府,一点气息都没有办法感觉到的状态弥漫了整个府邸。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只有虞部的人在行动?

 

不祥的预感让她没办法安心,忍不住道,“等一下!”

“什么事情?”黑衣人不耐烦地道。

她深吸一口气,尽可能冷静的道,“按照红家第七代家主的影卫协定……我有权力先见到我的导师和主人。”

黑衣人眼眸一闪,似乎有点奇怪。

“怎么样?”她平静的道。

“我知道了,”黑衣人颔首道,“但是,现在……绛攸大人也和黎深大人在一起,所以……请不要让我们为难。”

“那么……至少请让我知道,究竟是对什么人下达了追杀令……”

黑衣人似乎很为难的样子,但最后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他淡淡地道,“因为追杀令的对象是你的姐姐,红?影意雅。”

 

她的瞳孔骤然收缩——

 

“那么,走吧。”

“等一下!等等!”

“还有什么问题吗?”

“请让我见一见涟迟大人,拜托了,只要一面就好!”

“你在说什么啊?”黑衣人露出了莫名其妙的表情,“涟?影迟在一天前就已经死了,不是吗?”

 

 

 

 

*******************************************************************************

 

 

 

房间内。

 

黎深难得沉默的坐在那里,趴在他怀里的百合似乎已经哭累了,陷入了睡眠的状态。

沉静的绛攸叹了一口气,抬起眼,示意出去的时候,被黎深拦出了。

“等一下。”他说。

青年犹豫着转过身,黎深却什么都没有说的递出了自己的折扇。

“拿着它,最近不用去皇城了,和秀丽一起呆在府邸里面,等到我把事情解决。”很明确的命令,绛攸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转身推门的时候,影卫虞部统领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人,红·影歌弦已经带到。”

“我知道了。”黎深点了点头,把百合抱到了床上,走出了房间。

绛攸望着被五花大绑按在地上的歌弦,忍不住皱了皱眉,正要说什么的时候,被黎深抢先道,“有红·影洛的消息吗?”

“尚未找到,不过,从地上的血迹来看,应该是受了伤,就算逃的话,也逃不了很远。”

既然让这个家伙跑了,大概就再也没办法找到了……上层的家伙们不管怎么样都会护着的。

黎深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没办法解决的事情现在越堆越多……这样下去,邵可一定会为了秀丽而不顾一切的出面——这确实是黎深不愿意看到的。

 

——守护这种事情,明明应该是我来做才对。

 

“按照规定,涟·影迟的情报全部抹消,对红·影意雅的追杀令用最短的时间送达红州,所有影卫全部留守,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擅自离开。”黎深做出了安排之后,冷冷的望了一眼歌弦……

就目前而言,杀掉歌弦是最好的选择,说不定意雅还会因为愤怒而出面……这样一来,绛攸和秀丽的外敌内敌就可以全部消灭了。

只是……

这样会被讨厌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黎深在意秀丽的想法,并不代表会因为侄女的想法而放弃对她的保护。

 

何况……

这一点,邵可也一定会认同的。

“红·影歌弦。”他冷淡的声音在少女耳边响起,歌弦低下头。

“小人听命。”

“追杀令派遣的虞部成员,由你带领……三日之内,我要得到结果。”

几乎可以听到耳朵里嗡嗡鸣响的声音,歌弦的大脑一片空白。

“等一下!”绛攸忍不住叫了起来。

“什么事情?”黎深冷的可以把什么东西冻结的眼神扫过青年的侧脸。

“……歌弦还只有十四岁而已……怎么可以去……”

“这种事情不用你操心!”黎深甩过衣袖,从歌弦身边走过的,始终没有回过头。

 

“歌弦小姐……”虞部的首领微微颔首,“刚才得罪了,接下来的事情,我无需多言,您应该明白。”

寺兰叹了一口气,为歌弦解开了绳索,“歌弦大人……”

“我没事……”少女的脸上一片苍白,虽然知道这样的一天迟早会到来……可是,面对涟迟的死亡和哥哥的背叛……马上就要去追杀自己姐姐的她——命运是否太残忍了一些。

“那么,我们在府邸外面等您。”虞部的众人已然退了出去。

 

她低着头,一言不发,向着绛攸微微颔首,然后向着门走了过去。

“你等一下!”绛攸烦乱的道,“我去找百合大人……一定有办法的。”

“命令是黎深大人下的,就算是百合大人也没有办法……追杀令是不可撤销的,即使是黎深大人自己也不可以。”歌弦勉强挤出一个微笑,“不过,还是谢谢您了,绛攸大人。”

“但是,至少可以不用让你……”

“您不明白黎深大人的用意吗?”她低着头,很轻很轻的道,“就算是整个影卫,追杀令在短期内……尤其是在现在,影卫上层几乎全部覆灭的情况下,想要杀死姐姐根本是痴人说梦……可是,执行追杀令的影,任务不完成的话,就不能回来……黎深大人,大概是想要借姐姐的手,除掉我这个到现在为止都在碍事的家伙吧?”

绛攸没有说话,呆呆的看着少女——她没有流一滴的眼泪,没有露出悲伤的表情,始终是那样的沉默着。

青年的表情,从不敢相信变成了愤怒,他一把抓住了少女纤细的手腕。

“跟我来!”

“绛攸大人……”

“肯定有办法的,我们去找邵可大人,他一定会想方设法说服黎深大人的。”

“绛攸大人!”

“不用担心,只要那位大人出马……”

“请不要这样!”几乎是尖叫出声,被吓了一跳的绛攸下意识的松开了手,不自觉地退后一步。

 

她大声喘息着,似乎感觉到了心脏撕裂的痛楚。

在意的人一个一个离自己远去,不知不觉中……真的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请、请不要这样……”

猛地转过头去,她不想让绛攸看到自己泪流满面地脸。

 

太难看了……自己究竟有什么资格继续留在绛攸大人的身边……如果能死在姐姐的手上……对我来说,也足够幸福了吧?

 

“我……我是影……”她转过身去,“是红家的影卫,所以,注定为红家而生,为红家而死……这一点不会改变。”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绛攸有点恼火,这小丫头的脑袋里究竟被灌输了一些什么奇怪的东西啊,“人的性命是自己的,什么为红家而死,根本只是你想要逃避吧?”

“……”她感觉到自己呼吸几乎停滞的声音,那个青年快步走上去,拽住她的胳膊,拖了就走。

“绛攸大人!求求你……请不要逼我……”她低声哀求道。

“我可是你的监护人,怎么能看着你去死?”绛攸大步流星的向前。

“绛攸大人……”

青年忽然感觉到脖子一痛,不可思议的看着少女,泪眼婆娑的脸……是他最后看到的东西。

 

“对不起,对不起,绛攸大人……”沾满衣襟的泪水落在他的身上,一记手刀打昏了绛攸,歌弦用力的擦了擦眼睛,然后站了起来。

“我……如果还能回来的话,一定不再任性,好好的留在绛攸大人身边……”她努力的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毅然的转过身,向着门走了过去。

 

 

“歌弦大人!”名唤寺兰的少年低下头,有些黯然的看着歌弦。

她露出一个微笑,轻轻地握了握少年的手,“寺兰大人,您今年多大了?”

“小人……十二。”寺兰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这样啊……”她想了想,“你现在去联络暗部,传达我们行动的消息,然后在那里待命。”

“歌弦大人!”寺兰不甘心的叫了起来,“我已经十二的,可以上战场了!”

“这是命令,瑞·影寺兰,”她微微一笑,“而且,你的未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吧?”

“可是,”寺兰有些激动的叫了起来,“歌弦大人不是也只有十四岁吗?为什么……”

“行了,寺兰,”首领淡淡的道,“这工作一样是很重要的,快点去吧,不得抗命!”

少年咬着下唇,最后不甘心的颔首,跃起,几下消失在了楼影之中。

 

“谢谢您。”歌弦向着虞部的首领微笑道。

“……”那中年男子什么都没有说的转过身,“快点下达命令吧,我们的时间有限。”

 

歌弦沉默了片刻,简单的作出了安排。

 

“什么?你在戏耍我们吗?这样子的话……”一个影卫忍不住叫了起来。

“安静一点!”那中年人眼光微微一闪,所有的人也立刻安静了下来,“我对您的安排并无异议,只是……因为,您和红·影意雅是姐妹,所以,在交付上性命之前,能不能听一下理由呢?”

“您知道她是我的姐姐,所以,我很了解她的为人……”她惨然一笑,“就算到了最后,姐姐也不会杀我……所以,作为影的个人判断,那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来击败传说中最强的影卫——红·影意雅。”

“……”

空气中陷入一阵沉默,因为这里全部都是一些年长的影卫,有些人甚至见过红·影意雅,所以,对于那个女子的实力,并没有太多的怀疑。

 

“我是影卫,到现在为止都是这样……所以,你们不用怀疑什么。”

她并不怀疑这些人中有一个或者两个接受了“在危乱中可以斩杀红·影歌弦”的命令,但是……身为影卫,她别无选择。

 

——姐姐,我是不是真的错了?

 

她并不明白这一点。

 

 

 

 

*******************************************************************************

 

 

 

秀丽完成了所有的工作,回到府邸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影。

 

温柔和煦的笑容,清丽如初的眼眸——正是那日晚上的神秘少年!

 

“……”三步两步跑上去,难以置信的少女看到他的脸上露出了浅笑。

“您一定就是秀丽大人了吧?能再次见面,小生倍感荣幸。”

“你是紫若翎?!”秀丽惊叫起来,“为什么你会……”

“因为做了失礼的事情,所以,小生就来道歉了。”若翎微微颔首,露出了有几分可爱的微笑,“小生想,秀丽大人一定不会介意一段有惊无险的奇妙旅程吧?”

“是你杀了君言吗?”

“小生……唉……我以为这件事情百合大人一定会好好说明呢。”他有点委屈的低下头,“小生没有杀害任何一位影……请秀丽大人务必相信。”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若翎总给人一种不是好人的感觉……说是动物的话,比较让人联想到狐狸一类的……

 

“……”秀丽的脸上无论怎么看都找不到类似于“相信”的东西。

“唉……这样的话,不管怎么说,请先给小生一个赔罪的机会吧。”他拿起手边一个黑色的布包,露出了微笑。

“这个……难道是谢礼?”条件反射性,满脑子开始猜测礼品金额的秀丽不由得睁大了眼眸。

“嘛……总之,是不是应该先让小生进去呢?”他微笑着的模样让秀丽想到了清雅。

“这、这边请。”

 

 

尚且不明白何为“引狼入室”的秀丽让开一条道,带着若翎走进了红府。

 

 

“……”若翎觉得脖子痒痒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有一股非常明显的杀气在肆意流动着。

“怎么了?”

“嘛……小生好像在府邸内看到了非常奇怪的东西,”若翎微微一笑,“那位趴在树后面的,想必就是黎深大人了吧?”

“……”对某一幕景象已经非常之熟悉的秀丽,抽搐了一下眉角,无奈的揉着太阳穴,“黎深叔叔,快点出来吧,这样很失礼呢。”

在大树后面扭扭捏捏了半天,总算探出脑袋的黎深“唔”了一声,“那个……秀丽……”

“真是的,为什么不好好说话呢,黎深叔叔你还真是……”

“您好,小生紫若翎……初次见面。”

对于若翎笑眯眯的表情,秀丽越看越觉得像狐狸了。

 

“哼……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紫门第一琴师’吗?”黎深恢复了傲慢的表情,冷冷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其实不过也只是一个被上面利用的笨蛋而已。”

“说得也是,可是……黎深大人不也是大意了吗?才让上面的人有机可乘啊?”对于黎深可以杀人的视线,若翎毫不逊色的答复让秀丽不由得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就算这样,这里可不欢迎你,快点给我随便的滚吧,我对皇家的那些事情没有兴趣!”

“……”若翎露出了遗憾的表情,“真是可惜,难得邵可大人介绍我来登门拜访,谁知道……”

黎深的耳朵立刻竖了起来。

少年露出了人畜无害的微笑,“既然这样的话,我先回去了……为秀丽大人抚琴的话,只要等到下次了。”

 

“……”

 

小半盏茶之后,若翎已经和秀丽还有以坚决保护侄女不被下三滥所侵扰为信念的黎深坐在一起喝茶了。

“若翎大人……是不是给我一个解释呢?作为袭击我的理由。”

少年悠哉游哉的饮下茶水,微笑道,“反正我也只会给出‘想让传说中的秀丽小姐注意到我的存在’这种您不相信的理由,所以,就不用多问了。”

秀丽“唔”了一声,不由自主地扶住了太阳穴,跟晏树比起来这个家伙纯粹的“谎言”似乎更加让人难以对付。

 

若翎露出了美丽的微笑,把琴放在了桌上,轻轻抹弦,空灵的音色仿佛穿越了空间和时间,直达了人的内心深处。

好厉害!

秀丽不由得睁大了眼眸,虽然偶尔听到过七弦琴,但是……不管是在碧家还是蓝家,都不会有这种程度的名手……

如果用当时第一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很幽邃古朴的音色,正是古曲《流水》。

 

秀丽曾经听百合弹奏过这首曲子,虽然是琵琶,但是……那种忧伤却如同可以触碰到人心处最深邃的东西。

黎深瞥了一眼似乎有些失神的秀丽,很不爽的轻哼一声,低头抓住了侄女的手腕。

 

他的心里毛毛的,这个紫若翎的存在对于所有彩云国贵族的上层来说,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麻烦又多事的纯血贵族,仅仅是因为继承了最纯净的苍玄王之血而被保留下来,即使在对这个少年做出了最残酷的判决,他也选择了继续生存下去。

 

做梦不是坏事——黎深想起了邵可说过的话……但是,梦太深了,就会变成欲望,也再也不存在醒来的时候。

 

 

 

蓝家府邸。

 

啪嗒一声,瓷器顺着桌沿滚了下去,在地上碎成了数片。

意雅微微一怔,眯起好看的眼眸,弯下身子,一个一个的把那碎片捡起来。

 

“看起来相当的心不在焉啊。”坐在桌边翻着书册的月,似乎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

“嗯……有些事情,稍微有点在意。”她转过头,冲他微微一笑。

“痛……”她很快的把手指塞进嘴里,吮吸着那略带腥甜的咸味。

被割破的手指,红色的血丝在弥漫着,她出神的望了半晌,最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我们走吧。”她低下头,收拾着碎片。

“去哪里?”

“不知道。”她有些自嘲的笑了起来,不久之前,传来了消息……涟迟死了;和君言还有涟迟许下诺言要一起成为最优秀的辅佐者。

结果呢?

君言背叛,涟迟身死……自己也不再是那个红·影意雅了。

“……影是没有未来的,”她侧过头去,月没有去看她的脸——倔强如她,并不想让自己深爱的男子看到自己脸上的眼泪,“迟那个笨蛋,一定到最后一步也什么都不会说。”

“可是她一定知道。”

意雅转过头,看到了月脸上露出了好温柔好温柔的表情。

“……而且,她也一样不会说出来。”

她对于月带了几分郁闷的表情,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百合大人一直都这么严厉,唯一能让她有所改变的,只有那位黎深大人了吧?”

他的脸色立刻就不好看了,不管过了多少年,那始终是一条不能踩的软肋。

“……”外面风的轻响让她露出了叹息一般的表情。

 

——终于来了。

 

“你要去吗?”他忽然开口道。

“我没有不去的理由……”她微笑道,“我来到这里,就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

“原来如此,那么,我也没有阻止你的理由。”他合上书本,微微垂下眼眸,“但是,不要把庭院弄得太乱……这里的园丁很糟糕,我打扫起来会很麻烦。”

意雅一阵脱力,有的时候,这种冷笑话还真是让人吃不消。

她抬起手,将黑色的长发高高的束起在头顶。

深邃的黑眸好像染上了一层不一样的色彩,“好久没有动手了。”

“……”

 

黑影轻盈的掠过窗框,啾的一声,沾染了月光的亮点映射下点点光芒。

 

速度变快了,力量也有所提高。

她的身体微微一侧,银丝掠过头顶,近乎完美的身姿,轻巧的站在了银丝之上。

咻。

银丝再度被抽走,她微微一笑。

不过……

“还差得远呢……”她飞起一脚,藏身在草丛中的身影毫无预兆的被摔了出去。

 

“唔……”身着黑衣的少女站了起来,手中的短刀箭一般的飞了出去,意雅“切”了一声,向后跃出一步,几下闷响,短刀全部扎在了树上。

 

“确实有不少提高啊。”她拉高了声音,露出了微笑,“不过,只有这一点程度,你就想来对付我吗?”

“……”身影停下了动作,缓缓地摘下了面罩,“影不会做没有胜算的事情,姐姐应该很清楚这一点吧?”

她的眼眸沉静,与意雅一样的黑眸静静凝注,与平时不同的是,只有在手臂的地方扎了一条血红色的丝带。

——血缎,是红家里来的传统……只作为一个用途,就是在执行追杀令时候的标志。

 

黎深大人……终于不想再耗下去了吗?

她叹了一口气,能让至今为止都不想被秀丽跟百合讨厌的黎深出手,也就是说,一定发生了威胁到秀丽或者百合的事情。

意雅并不担心红邵可,如果能有人对红邵可产生威胁,那么,红黎深多半也只是束手无策。

 

——迟的死亡,应该也与之有关……吧?

 

“说得好,歌弦,”她缓缓抬起眼眸,笑容依旧是那样美丽,“那么,让我好好看看你的决心吧。”

银色的丝线在空中曼舞,即使是坚硬的木材也可以瞬间变成碎片的刀刃,少许触碰,就可以将对手的身体割下来——这是歌弦最顺手的兵器,简单,小巧……杀伤力却很强。

然而,这一切都依赖于速度,一旦稍有减慢,马上丝线就会被对手轻易斩断。

 

意雅却并没有急着两出兵刃。

——理由很简单,没有人知道她的兵刃是什么,简单的手里剑就可以轻轻松松的料理了对手,所以,意雅从来都不需要什么复杂的兵刃。

 

歌弦的心却不知道为什么慌张了起来,挥舞的手,不再那般的沉着稳定。

 

——为什么……

她感觉到自己紊乱的心跳。

——为什么姐姐还可以这样平静?

 

红家的追杀令,哪怕耗费十年,二十年……从来没有一个影卫可以逃脱的了。

难道……红·影意雅,在今天,就要改写这个传奇吗?

 

没有办法了,只有赌一次了。

 

歌弦忽然跃起,对于意雅打过来的手里剑置若罔闻,任由刀刃刺入了自己身体,一把抱住了意雅的身体。

 

“趁现在!快点!”她大吼起来。

 

 

 

*******************************************************************************

 

在那之前。

 

“你说什么?把你和红·影意雅一并刺穿?你疯了吗?”一个少许年轻的影卫几乎叫了起来。

“不管什么样的方式,我们都不可能拿下姐姐。”她转过头,平静道,“对于姐姐的实力,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即使君言大人和涟迟大人还在世,和姐姐的对决也很难说。”她微微沉下眼眸,“事实上……黎深大人很可能已经做好了舍弃虞部的打算……作为和我一起的陪葬,大概是……不想让秀丽大人和绛攸大人对此过于在意吧?”

“可是……你就要作为牺牲品来殉葬吗?”中年人淡淡的道。

“我对于红家而言是一个多么碍眼的存在,我想您应该很清楚……虽然百合大人把我从下面调上来,这样,至少避免了本家的人对我动手……可是,那并不是长久之计。”她抿了抿唇,“盯着红家的,并非只有蓝家而已。”

“原来如此,”中年人点了点头,“那么,一切就拜托了。”

 

“谢谢你。”

 

*******************************************************************************

 

 

 

夜,沉默的骇人。

 

“为什么……”歌弦颤抖的松开手,等到的后援并没有如约而至,难道……他们背叛了?不可能,在执行追杀令的途中背叛,身为影卫,使会株连家人的。

“嘛……你已经变得很优秀了,”意雅从地上坐了起来,微笑着摸了摸妹妹的脑袋,“歌弦,但是……经验还不够丰富哦。”

 

“一共二十三个,全部ok!”从黑暗中冒出来的金色身影让歌弦呆呆的伫立在了原地,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为什么自己会全然没有感觉到?

“辛苦你了,玲珑。”意雅冲金发女子微微一笑,“不愧是传说中孙陵王的弟子,真是厉害。”

“嘛、嘛……你这样说下去,我都要不好意思了。”玲珑的脸红了红,“啊,那个是你的妹妹啊,真的很可爱呢。”

“是吧?”意雅笑眯眯的,全然不像刚刚与人拼过命的样子。

 

“怎么可能……”歌弦呆呆的望着前方,原来想着,就算不能抓住姐姐……至少、至少也可以重伤,让后面的影来接手……然而……

这个“玲珑”又是什么人?怎么会这么强?

“嘛……算了吧,”玲珑随手弄乱自己的前发,望着歌弦,“不是我瞧不起人,你的实力实在是没办法跟意雅相提并论……你的同伴们也只是被我弄晕过去了,还是……”

 

意雅忽然惊叫一声,看着少女缓缓地倒了下去。

“歌弦!”

 

血红色的液体从少女的唇边落下,她却依旧紧紧的抿着双唇。

“早就把毒药藏在牙齿里面吗?”意雅额上的冷汗涔涔而落——这孩子,根本就没有活着回红家的打算!就算能杀了自己,多半也会服毒自尽吧。

“真是的,不珍惜生命的小鬼!”玲珑低咒一声,把手按在歌弦的颈动脉上,“把她抱到我的房间里面去,快点!”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