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红の随想》(三) 第十一章 苍玄宝物  

2009-02-20 22:30:06|  分类: 红の随想(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呢?”低下头检视那具山猫的尸体,青琼微微扬起眼眸,青色的筋络爬满那个可怜的动物,碎肉和腐烂的尸块汇集在一道,心脏部分流出了绿色的脓浆。

琦攸拔开盛了水银的小瓶,银色的小珠子一滴滴落下,顿时,那团肉立刻化作了青烟。

“玉蚕的部分进入身体,只需要三天的时间,分身就会扩散……很快就会逐一的夺走人类的感官……不过看起来,不管是动物也好,人类也好,这一点都差不多呢。”七弦姬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冷冷的响起,“这样下去,还没有到达清溪,我们很可能就已经变成玉蚕的饵食了。”

“说到底,这种东西是没有形态的,它们只能利用人类的血肉,将其变成自身的一部分……如果吞噬得越多,处理起来,大概就会越麻烦吧。”

“那个……琦攸,我们稍稍休息一下再出发吧。”  青琼忍不住建议道,琦攸的脸色,从上路之后,看起来就很苍白,甚至有一点泛青。

“时间很紧吧?还是尽快出发吧。”他转过身,清清冷冷的声音传来,青琼转过头,视线凝固在了他背后的那把黑色长刀上。

——黑色的刀鞘,深邃的让人害怕。

真是让人看不透的家伙呢。青琼毫无来由的泛起一阵不安,加快了脚步,佯作随意的上前,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好冷……”象冰一样的温度让青琼打了一个寒颤,手却被立刻的甩开了。

“你干什么!?”他冷淡的转过头,“有时间做这种事情,还是快点赶路。”

青琼愣了愣,手僵硬的停留在了半空中,一时间不知道采取怎样行动的他,产生了一种非常不安的感觉。

说点什么啊,什么都好啊……

冷汗顿时冒了出来,因为这种莫名的空气,随着越来越高的温度,尴尬的指数在直线飚升。

三天说话不到十句的七弦姬显然是派不上用处了。

“……走吧。”

转过身的他看起来好像摇摇晃晃的。

——是中暑吗?

虽然已经差不多到了秋天,天气还是保持着原来不冷不热的温度,就连这个夏天,似乎都已经可以把炎热在字典中一笔带过。

何况,他头上连一滴汗都没有。

 

安静的树林内,似乎可以听到冷风的轻响,舍弃了马车,走在偏僻的小道上……他们离开云村,差不多已经过去了一天的时间,所谓那条便捷的小路,似乎一点都没有出现的迹象。

——究竟还有多远呢?

青琼叹了一口气,扯开头顶乱七八糟的树枝,长年没有人清理的结果,就是让这一片野生的林子,看起来好像变成了一个动物们的乐园。

当然,前提是这里有动物出没的话。

走了这么久,除了一些被玉蚕侵蚀的动物之外,连一只小鸟也看不到。

整个林子也安静得吓人。

和青琼的狼狈相比,七弦姬和琦攸反而显得沉着稳定——因为都有着相当的旅途经验,和甚少出门的青琼比,他们应该更加适合才对。

“……”跟在后面沉默的少女忽然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上去,“没有关系吗?”

他没有转过头,“嗯……如果是交给鹊澜的话,那家伙虽然嘴巴很坏,可是,绝对不会做什么见死不救的事情,放心吧。”

少女突然停住了脚步,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看起来没有什么表情的那张呆滞脸孔陡然掠过一丝迟疑。

“……停下来吧,你这样下去会死的。”

温柔的话语原本就不适合从她的口中说出,原本是关心的用意,结果也变得让人寒冷异常。

 

没什么要紧吧?本来就是要拼个你死我活的仇敌。

她这样告诉自己。

 

“……”他没有停住脚步,好像生怕什么人追上来一样,反而走的更快。

“体温下降,头晕目眩……感觉正在一点一点地消失。”好像咒语一样的低喃在他的耳边响起,下意识的转过头去,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青琼已经被落下了好远。

“我记得你应该没有贫血才对……还有……”她毫无预兆地抓住了他的手,挑衅般的拎了起来,“就算是天生体虚,你这种体温也太离谱了吧?”

“这不是挺好,我快点死很符合你的心意吧?”

她微微挑起眼眸,一种极度不爽的感觉慢慢浮出水面。

 

——说我像小鬼……明明自己也任性得要命吧?

 

“切~随便你好了。”她冷淡的快步绕到了他的前面。

“……”他无意识的回过头,发现青琼的影子,差不多已然找不到了。

“喂!”

“什么事情?”

“看起来,好像有人失踪了呢。”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

 

 

 

“还真是的……竟然会迷路……”一脚踢开低矮的灌木丛,青琼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

远处的风声传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身为武者的青琼立刻握住了长剑,草丛动了动,一只兔子缩头缩脑的钻了出来。

“呼……”微微吐出一口气,他呛得一声收剑回鞘。

 

背后突如其来的大力将他猛地推倒,他反射性的去拔剑,可是长剑却被甩了出去。

 

一只巨大的熊压在了他的身上,巨大的手掌蒲扇一般大小,青琼暗叫糟糕,用脚顶住大熊的身体,从地下滚出来的时候,肩膀一阵剧痛,低头一看,左肩已然一片血肉模糊。

“切……死在这种地方……”他捂着肩膀让开一步,想要去拿剑的时候,却又被野兽的手掌给扫了出去。

血流的越来越多,翻出来的伤口几乎可以看到骨头。

意识有些模糊的青琼低声喘息着,忽然跃起,用右手从靴筒中拔出短刀,用尽全身最大的力气斩下了巨兽手臂。

那手臂落下,居然无血,只有些许青色的液体滴滴嗒嗒的落下。

“这个是……”在他睁大眼眸,不知该怎么行动的瞬间,好像魔法一般,巨兽的脑袋忽然掉了下去。

“看起来事情真是大条了呢……”

青琼转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的琦攸露出了疲惫的神色。

巨大的脑袋,好像什么大球一样骨碌碌的滚向了一边,将银色的铁丝“咻”的一下收进衣袖。

“好像是被玉蚕附身了呢……”她冷冷的视线落在青琼的伤口上,“刚才最后的水银也全部用完了……”

“哎?”失血过多的青琼“唔”了一声,倒在了琦攸的怀里。

“不要乱动了。”他解开青琼的衣衫,仔细地审视着伤口,血液中的丝丝青绿让他微微皱起了眉。

“看样子已经进去了……”七弦姬跨过熊的身体,“要处理的话,必须要有别的办法才行呢。”

“……”琦攸掏出手帕,将血迹稍微擦了擦,低下头,好像亲吻一般的触上了青琼的肩膀。

 

“喂!你在做什么啊!”一时间面红耳赤的青琼感觉到了那冰凉双唇的触感,却因为失血过多而没办法移动的身体,只好无力的扶住琦攸的肩膀。

他闭着眼睛,好像吮吸一般的发出咕吱咕吱的声音,红色的液体,顺着他的唇瓣流下,暧昧而血腥的画面,即使是七弦姬也不由得怔了怔。

“……很痛……啊……”发出低低的呻吟,几乎要晕过去的青琼的头微微后仰,琦攸的唇却已经离开了他的身体,好像那些血液,全部都被他咽了下去。

“只要把那东西吸出来就没关系……只是取出来的话,还会立刻的进入你的身体……”他擦擦了擦沾满血液的嘴唇。

“但是这种东西你喝下去的话……”

“我的话,这种东西是无效的。”他低下头,用手指蘸了伤口处的血液,静静的审视了半晌,皱起眉,“看起来……”

“啊,不要!”青琼红着脸叫了起来。

“你想变成妖怪的同伴我不在乎,但是,不要拖累我。”他淡淡的口气,好像把一切都融汇在其中了。

“唔……”依旧不想认命的闭上眼睛,无论是在本家还是在朝廷都被众人所赞誉的兵部侍郎,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迎来这样无奈的一天。

 

 

 

“好了,完成了。”琦攸拍了拍已经包扎好的伤口,青琼立刻就叫了起来。

“啊,好痛!”

“男人的话稍微有点样子吧,一点伤口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尤其不想被你说这话呢。”

琦攸的精神看起来稍微好了一点的样子,“如果有不舒服的话,立刻就告诉我……”

“嗯……”青琼下意识的抚着自己的伤口,那冰冰凉凉的触感仿佛近在咫尺一半。

很冷呢……

“什么事情?”他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猛然回过神来的青琼一下子站了起来。

“呐……琦攸阁下,果然休息一下吧,你的身上好冷……”

“哎……”他的唇边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转过身,好像很自然的仰起头,勾住了青琼的脖子。

“呜哇!你在做什么啊!?”

明明知道只是对方的恶趣味而已,看起来那无害而诱人的笑容却让青琼很难移开视线。

“如果觉得我很冷的话,你就来温暖我一下好了……蓝门第一公子,还真是温柔啊。”

“……不要开玩笑了!”

“哼……”他松开了手,转过 身去,“走吧,前面还有一段路。”

“……”

连蓝青琼都注意到了,根本不可能没有事情吧。

冷眼旁观的七弦姬微微吐出一口气,“前面的路怎么办?离寒池越来越近了……虽然不知道怎么走,可是,那种东西,正常人应该没办法过去的吧?”

“寒池是天地灵气的产物,所有的东西掉下去,都会变成冰块……人也是一样哦。”琦攸淡淡的道,“但是,在池子的上方,有一个小小的石桥,表面很滑,要过去的话……一定要非常小心……嘛,不过这不是最大的问题。”

“那么,最大的问题是……”青琼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你不是已经遇到了吗?”他冷冷的瞥了一眼昔日的同窗。

“被玉蚕侵袭的怪物……在寒池附近正在集结。”七弦姬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难道说……”

“哎……那里可能会有更多才对……”他微微沉下眼眸,虽然寒池之行,原本就在计划中,可是,没有想到会来得那么快。

“……听好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往清溪走……过了寒池,山下的城市就是清溪,明白了吗?”

“……”

青琼抿了抿唇,失血过多的状态让他觉得很难受,一只手搭上琦攸的肩膀,“……为什么,不早说出来呢……这种事情。”

“你们的话,过去完全不成问题啊。”他忽然笑了起来,拨开了青琼的手,“好了,尽快出发吧。”

 

 

 

 

温度似乎越来越低了。

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从怀中取出璃樱交给自己的小瓶,倒出一颗褐色的药丸塞入口中。

这样下去,倒下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这样的身体,真的可以支持下去吗?

说到底,自己也有点任性吧。

他加快了脚步,好像被什么东西指引一般不断地向前走去。

 

“这就是寒池……吗?”青琼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平静的好似死水一般的水潭,连一丝波澜也不曾漾起,让人窒息的静寂,笼罩着一切。

和九彩江不同,寒池只是一片归零的死寂,没有生命,没有希望……明明只是一个水潭而已,却让人害怕得没办法呼吸。

“……”琦攸没有说话,紧咬着牙关,完全失去知觉的双手,似乎已经没有办法再动了。

很痛苦。

他并不是一个娇生惯养的人,对疼痛的忍耐也很强……可是,这种好似飞蛾扑火一般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琦攸阁下?”青琼诧异的转过身,看到了倚靠在树干上的男子。

“那里……”每说一个字,好像都要虚脱一样,胸口传来撕裂一般的疼痛……本能在被什么东西召唤着。

他无力的抬起手,不远处的天然形成的石桥,有若天堑般地挂在上空,四周的绝壁,下面更是万丈深壑。

好像悬浮在半空中一般的水潭,似乎传来很轻很轻的声响,一阵风掠过,落在上面的枯叶,立刻结成了冰晶,缓慢的下沉……最后,便成了碎片。

——掉下去的话,一定会死……吗?

少女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从怀中掏出绑有绳子的袖箭,她一抬手,咻的一声,箭已经牢牢的固定在了石桥上。

拽了两下绳子,好似鸿鹄般优雅的身姿轻轻掠起,非常迅速的攀上了石桥。

那石头表面很滑,宽度也很窄,薄薄的青苔覆盖在这常年不见阳光的石头上;七弦姬小心翼翼地站起来,抛下绳子,缓缓地迈开步子。

“琦攸大人……”他似乎有些犹豫,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一只手揽住了琦攸的腰,另一只手麻利的攀住了绳子。
“喂……”

“你这样子,根本不可能上去吧?”

“……”琦攸好像默认一样的闭上了眼睛,寒池的力量太强了,光是抵抗都没办法做到。

因为两个人的重量,绳子发出吱啦吱啦的声响,摇摇晃晃的半空中,原本就很难着力,只有一只手的青琼猛地跃起,稳稳当当地落在了石桥上。

“你也太胆大了吧?掉下去怎么办?”

“不管怎么说,你也救了我一条命,这算是还你的好了。”青琼露出了一如既往的温柔微笑,“好了,快点吧。”

“嗯……”

走在前面的少女一步一步地挪动着,因为没办法支持三个人的重量而开始轻微晃动的石桥上,不停的有小石子落入寒池中的声音。

 

琦攸对于这石桥,却看都不看一眼,走得很快。

“喂!”他拍了拍她的肩膀,少女冷冷的转过头。

“什么事情?”

他忽然轻轻地笑了起来,浅褐色的眸子好似泉水一般清冽,不知不觉开始散开的涟漪让她心头微微一颤。

 

——为什么,要对自己露出这样的表情?

 

她抿了抿唇,什么东西好像堵在心口的难受……明明自己已经断绝了一切的情感,只要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好像一切都没有了支撑。

 

难道真的如他所说……自己,只是在耍小孩子脾气吗?

 

“到达清溪之后,在那里留五日,如果五日之内我没有出现……那么,就烧掉歆韵。”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他们,也就没有任何选择了。

 

“……那个时候,请把这个交给秀。”他从颈项间摘下一个小木牌,上面粗糙的刀工刻着梅花的图样。

 

“……”一种不好的预感陡然升起,她的嘴一张一合,好像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的身体,却如同秋日里的一片落叶,飘下了石桥。

 

青琼的惊呼,瑟瑟的风声,这一切仿佛都趋于了沉静。

她眼中的,只有那丝毫不沾染世俗之气的微笑,凝注自己身影的浅褐色眼眸,清澈依旧。

 

身体好似不受自己控制一般的飞了出去,紧握住那冰凉的手,她看到他眼中的惊讶。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做这样的事情……

 

她懵懵懂懂的想着,从滑腻的石桥上落下,却依旧不想松开那冰凉的触感。

 

 

 

 

——嘛,这样也好……如果他死了,我也就没有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理由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她觉得很安心。

 

 

 

很冷,冷到连骨髓都可以冻结的温度。

 

她蜷缩了身体,不自然的动了一下,睁开眼眸的时候,看到了他无奈的苦笑。

 

“……我,已经死了吗?”

她呆呆的模样看起来好像没有睡醒的小猫,难得这副样子,让她看起来真的像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

“非常遗憾,你和我还可以继续的为祸人间一段时间……不过,我想也不会很久了。”

“我们现在在哪里?”

“寒池池底。”他悠然的语气好像在说“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

“你早就知道!”一种被戏弄得不甘陡然升起,她的眼眸也顿时冷了下去。

“嗯……”他耸了耸肩,“不然你认为我莫名其妙的要去寻死?”

“……”她冷冷得站了起来,一言不发。

“我只是来这里找一样东西而已,你不用那么生气吧?”

生气?她微微一怔,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生过气了。

那喜怒哀乐全部忘记的夜晚,一味守着自己信念的她,脑海中的全部,也只有报仇这件事……而已。

为什么,这个人能一再的左右自己的情绪!?

胸口涌起莫名的烦躁,她转过身。

“这个洞穴外面都是水,你不可能出去的,寒池会要了你的命。”

“我从上面下来,不也没死?”

他摇摇头,苦笑,“那是因为……”

 

“那是因为本小姐救了你的性命!”从洞穴内走出来的少女,双手叉腰,狠狠地瞪了一眼琦攸,“这个家伙,自己乱来就好了,为什么要拉上我啊?”

“哦,谢谢这位大人吧,是她救了你呢。”他轻描淡写的声音听起来完全没有什么力度。

“什么啊,你瞧不起我吗?你这混蛋!你是白痴吗?做这种事情?绝对会死的!”

“啊,这样啊……”完全没什么兴趣的发言。

“你这家伙……”女孩子的头上爆出了青筋。

“那么,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好了……”他拍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

“你在说什么,这里可是……”女孩子忽然摇晃了一下,倒了下去。

“这里可是‘那东西’的所在地呢……失去了力量的你,还是节省点力气等一下把我们弄出去吧。”

“……”女孩子瞥了一眼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的七弦姬,“说起来,这位小姐,你没有什么想要问的吗?”

“没有。”她淡淡的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真是的!一个两个全是这种让人生气的家伙!”

“啊?这样吗?”

“那么,接下来……”

“你要去哪里!?”女孩子跳起来抓住了他的手。

“来到这种地方,当然要开始寻宝游戏咯,否则不是一点意义都没有了?”他微微一笑。

“难道说……”女孩子陡然睁大了眼眸,跳起来,猛地扯开了他的衣襟。

“这可不是出色淑女的做法啊……”他随意调侃着。

 

女孩子却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他胸口的那一粒小小的玉珠。

 

 

 

“你疯了吗?”女孩子一个字一个字的道。

“这有什么必然的相关性吗?”

“你知道你这样做的代价,可能是变成一个恶灵或者什么别的东西……可恶,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让你来的。”

“那东西原本就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他浅笑着把她一缕凌乱的额发理整齐,“原本相信人定胜天这一点的你,就是太天真了。”

小夕怔怔的望着他,此刻的他,真的跟缥璃樱如出一辙。

“她的话,可以拜托你照顾吗?”他指了指七弦姬。

“我还没有弱到那种地步。”少女冷冰冰的视线好像要在她的脸上穿一个大洞。

“……”小夕没有说话,赌气地把脑袋转向一边。

他却什么都没有说,唇齿间的微笑清冽动人。

 

望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洞穴的深处,七弦姬忽然开口道,“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小夕皱了皱眉,这种心烦意乱的时候,女孩子的这种态度还真是……

“为什么?”她似乎有一丝不解,“为什么你们每一个人都那么关心他的生死,明明是一个那样的家伙……”

小夕愣了愣,随即很快地笑了。

“的确,很多人讨厌他,但是,真正能放下他不管的,却一个都没有。”

七弦姬睁大了眼眸,最终却漫漫的沉了下去。

“对不起……我果然还是不能明白……”

“是吗?”小夕淡淡的道,想起来,那小子还真是对这个小丫头好的过头了。

 

——虽然只是小鬼一样的任性,可是,这个女孩子,却有着什么不太一样的地方呢。

 

小夕歪着头想了想,却并没有找到答案。

 

 

 

 

 

洞穴很深,里面的温度好像烤炉一样越来越热,但是他却并没有感觉到什么。

 

好像冷风的轻响,很淡很淡的声音传来,他立刻就露出了笑容。

果然,是在这里了。

 

——是什么人在那里

 

幽邃的声音好像在呼唤着什么一般,本能的闭上眼睛,展现在不远处的火光,让他秀眉微颦。

 

只能,赌一次了吗?

 

他不记得自己上次赌博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只记得,那一次,自己输得很惨——身上中了七八剑,还被扔下了山崖。

 

运气向来不好啊。

自从在红家出生之后,自己的不走运,就变成了定律。

 

他叹了一口气,虽然一向是抱着“尽人事,听天命”的想法,但送死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做。

 

顺着甬道走了进去,里面空旷的大厅让他微微一怔,在中央的地方,仿佛是祭坛一般的座台上,雕刻着火焰一般的图样,在中心上下跳动着的火苗,散发着碧色的光晕。

 

“终于找到你了……”他露出了微笑,“……尤炎。”

 

 

 

这个如同诅咒一般的名字让火苗突然窜了起来,怒吼着的声音几乎震耳欲聋。

 

——你是什么人?来这里想要做什么?

 

火焰向他飞去,他轻轻巧巧的避开,落在厚重石壁上的火焰,立刻烧出了一个大坑。

 

“听说尤炎是没有魂魄的,你……就是被尤炎吸附的人类魂魄吧?”他笑了笑,“看起来状态不好呢。”

 

——你……是玉蚕的走狗吗?

 

那个声音似乎略带讽刺的响起来。

 

——非常遗憾,妾身现在可是动不了了呢……让它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原来如此,你是感觉到了玉蚕的气息吧,”他揭开衣襟,露出那胸口的颗小小的玉珠,“放心吧,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而已。”

 

——哼,居然融合了那种怪物,你觉得你自己还配被称作“人类”吗?

 

“这句话,你没有资格说罢?你自己也不是一样?”他淡淡的道。

 

——这融合玉蚕的法术……

 

那声音似乎略有沉吟,马上变得尖锐起来。

 

——说!你跟苍瑶姬是什么关系!?

 

一蓬火焰落在他的身侧,他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

 

“你在这里呆了多久了?一千年?还是两千年?苍玄王早就变成了传说……为什么你还会记得那种东西啊?”

 

——一千年……两千年……你是说,他们都死了?

 

那声音忽然颤抖起来。

 

“啊,人类的话,不可能活那么久吧?”

 

——原来……这一切早就结束了……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

 

那个声音低声呢喃。

 

——让我终于跟尤炎化作一体……永世不得翻身……究竟为什么……

 

火光一点一点的扩散,终于,一个身着柳色十二单衣的美貌女子出现在他的面前,一头黑色的长发披在地上,火红色的眼眸,如烈火一般绚烂美丽。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苍玄,你难道有心让我留在这里吗?”

 

她的手脚,被巨大的铁镣锁住,燃烧着的碧色火焰,笼罩了她的全身。

 

——肉身,大概早就已经毁了吧。

 

他轻叹一声,弯下腰,尽可能温柔的握住了女子的手。

 

 

好像光是触碰就会被灼伤一般,强烈的痛楚侵袭着他的身体,可他却并没有松手。

 

“不必勉强什么,”女子转过头去,红色的眼眸仿佛有着深深的痛楚,“我早已变成怪物,这一点我明白……当初,我和尤炎玉石俱焚的时候,就已经下定决心了。”

 

“……我想做的,只是跟它一起死亡而已,”她望着他,“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融合玉蚕,不管怎么样,最终一定会死的。”

 

“我知道,但是,为了守护重要的人,我没有别的选择了。”他清冷的声音淡淡响起,“就像您一样。”

 

女子的身体猛地一颤,长长的睫毛微微垂下,缓缓收回手……望着他那烧得一片模糊的手,露出了歉意的表情。

 

“……可以,把它交给我吗?”他低声问道。

 

 

女子沉吟不语,最终缓缓地抬起头,“你要知道,就算交给你,你也不一定能活下去。”

 

“我知道,”他露出了微笑,“我早有了这样的觉悟。”

 

为什么人类要为了别人而做到这样……明明没有希望,却还是不管怎么样都想要活下去的心……

女子始终不能明白。

 

被当作妖孽从人间驱逐,却遇到了不管怎样都想要守护的人——女子已经觉得足够幸福了。

 

“我想要作为人类死去……这是我最后的愿望。”

 

 

 

***************************************

 

 

 

山壁开始了巨大的振颤,几乎没有办法走路的小夕跌跌撞撞的王里面跑着。

 

忽然想起似乎还有一个跟在后面,走到里面的时候,发现少女已经稳稳的攀在了石壁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在洞内好像地震一样的摇晃停止的瞬间,她已经化作了猫儿的形状,一下子窜了进去。

 

“你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的她,因为眼前的景象而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完全被火焰所覆盖的琦攸昏倒在地上,衣服被烧得残破不堪,而站在不远处的女子,却冲着她露出了释然的微笑。

 

“很久不见了……夙夕大人。”

 

“月岚……为什么你会……”她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当年封印尤炎的时候,她并没有参与……也并不知道昔日为苍玄王抚琴的女子,却变成了尤炎的宿主。

 

她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变得透明,女子怜悯的视线缓缓地落在琦攸的身上。

 

“那个孩子……也许没办法活下去。”她轻轻地道,“我感觉到了,玉蚕的逐渐苏醒……大人的琴,只能再度封印,却不能消灭。”

 

是的,夕知道这一点,所以,那个时候,同伴们……甚至琦攸都说她太过于天真。

 

 

“那东西再现人世……”她抿了抿唇,几乎是吼了起来,“其实是我的错!本来……本来那个时候可以有机会让玉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是我……”

 

她一步一步的退后,倚靠在山壁上,小小的双手紧握成拳。

 

 

女子露出了艳丽的微笑,轻轻得摇了摇头,朱唇轻启,似乎说了些什么,最后,终于化作一丝轻烟,消失在了洞穴之中。

 

 

 

 

 

 

小夕费力的把两个人弄上了岸,因为寒池的水很厉害,所以,几乎有些虚脱的倒在了地上。

 

“他死了吗?”已经坐在墙边的七弦姬淡淡的道,完全处在昏睡状态的琦攸,嘴紧紧抿成了一条直线。

“别碰他!”小夕叹了一口气,举起完全焦黑的双手,“我只是把他弄上岸,就变成了这样。”

他身上的衣服差不多已经被烧得破破烂烂,七弦姬沉吟半晌,转过头,“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夕叹了一口气,“他拿走了尤炎。”

“传说中的名刀不只火吗?”她抬起头,凝注小夕血红色的眼睛,“你不是人类对吧?”

“这有什么关系吗?”小夕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半放弃的坐下。

“没什么,”七弦姬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那么,红琦攸会死吗?”

“不知道。”小夕只能这么回答。

“……”那异色的眼眸深深沉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总之,先进清溪城吧……”她抬起眼眸,不远处,高耸的城楼已经近在眼前了。

 

 

 

===============================================================================

 

然而,在这一时间。

 

“秀大人!”一位缥家的术士三步两步的走了上去。

少年回过头,“怎么了?”

“西南方似乎有异动……我想……”

“知道了,我们加快脚步,今天连夜赶路……”秀抽打马臀,那马儿惊呼了一声,飞快地向前奔了出去。

 

——的确,从刚才开始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哥哥,千万不要有事啊……

 

少年把唇抿成一条直线,褐色的眼眸中,有什么东西在隐隐闪动。

 

 

过去的事情,琦攸已经差不多让秀全部忘记了,好像秀平白无故地出现在了那里,没有血腥,没有争斗,秀就那样简单得变成了红家的主人。

总有一天,秀会走出琦攸的影子,变成独当一面的男人。

 

七弦姬的过去,秀也暗地里稍稍地做了一些调查,从童年的记忆和残留的情报中得到了想要知道的东西。

如果因为这种原因而被七弦姬杀死,哥哥就太可怜了……有些事情,根本不应该由他负责吧。

因为七弦姬的母亲在秀出生之前很久就离开了红家,所以,秀并没有见过那个女子……也不知道她与红家究竟有着怎样不为人所知的恩怨……

 

——如果不救她的话,七弦姬最后一定会因为药物的缘故而死……而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救她的,只有琦攸一个人而已。

 

七弦姬失去双亲的那个时候,秀也不过六七岁而已。

 

有些六七岁的孩子什么都不懂,有些,却已经懂得很多了。

 

——为了守护什么人,那让人迷惑的温柔,却残忍到杀人的地步。

 

哥哥就是这样的人,秀一直如此坚信着……秀也深爱着这样的哥哥,可是,他却无法为了哥哥而去杀死什么人。

 

弹奏着不甚熟悉的琵琶,那有些笨拙的音色总是惹哥哥轻笑出声,和喜欢的嫂嫂一起坐在月色下饮茶……对秀而言,已经足够幸福。

 

从脑海深处打捞出的记忆,干净而纯洁,就算知道人性的丑恶,秀也会努力的去相信什么人。

 

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七弦姬和王的计划,为了清溪城中尚且还活着的百姓,秀会做到一切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

自己也算计了哥哥,否则琦攸是不可能来这里的——这一点,哥哥应该很清楚,却依旧放纵了自己的任性。

 

只是,如果哥哥不在了,自己是否还会像现在一样露出笑容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太残忍,秀不敢试探自己的内心。

 

 

 

“秀大人……”那个术士抿了抿唇,“恕我直言,那个跟着青琼大人前往的女孩子……她真的可以吗?毕竟……”

“放心吧,七弦姬小姐不会有任何问题的。”秀露出了一如既往纯清的笑容。

“可是……”

“那个人……是紫若翎的女儿。”

秀丢下瞠目结舌的术士,加快了马儿的速度。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