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弦歌之初『番外』(二)绛攸篇——心の向  

2009-02-20 22:14:43|  分类: 弦歌之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歌弦遇到绛攸之后的事情。

 

舒服的阳光洒在庭院里,很漂亮的白色李花,刚刚盛开。

很漂亮的颜色呢。

他就好像被那纯洁的白色吸引了一般怔怔的伸出手去,任由花瓣缓缓飘落指尖。

 

在树下翻阅一些很久的泛黄古书,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趁着闲暇阅读古人的诗集,或者把自己喜欢的句子一一抄录在案……

也许,这只是自己身为一个书生的一点傲慢执着罢了,相比对那些无聊书籍不屑一顾的黎深,绛攸还真是天上地下。

 

说起来,以前和楸瑛住在一个宿舍里的时候,两个人就喜欢在府库庭院的树下翻阅哪些老旧的书册。

干燥,却总是散发着淡淡书卷香气的纸页总是让人一天的心情也变得愉快起来。

“又在太阳下面看书吗?”

他迷惑的抬起头,正端着茶具的秀丽微微挑起眉,“眼睛会坏掉的哦。”

“也没有什么大的关系吧?”

揉了揉在太阳照射下发晕的眼睛,他敷衍着点了点头。

“真是的,适可而止啊。”秀丽轻轻巧巧的抽走了书册,绛攸“唔”的一声,有点无奈的道。

“我知道了,一会儿就好了。”

“……”秀丽轻轻叹了一口气,轻轻一笑,“哦,对了,要茶水吗?”

“唔……”

他继续低头翻着书页。

“……银针,可以吧?或者也有蓝州拿来的新鲜茶叶哦。”

“银针就可以了。”

 

清清淡淡的茶汤慢慢的散发开来,味道清新香甜,向以往一样,秀丽从小罐子里倒出几个淡黄色的茉莉花骨朵,“请吧。”

“这是什么?”他皱眉。

“茉莉,百合婶婶说你上次觉得银针的味道稍微有点淡……明明都已经很香了。”

他饮了一口,虽然口味多少有点奇怪,但是,那浓郁的香气却是让他的心情舒缓了不少。

说起来,黎深和绛攸截然相反的口味却是一直以来让百合伤了不少神。

黎深喜欢口味清淡的茶水,而绛攸的喜好却是偏向于浓香的红茶。

“很好喝呢。”

“点心的话,只有我昨天做的包子了,没有关系吧?”

“嗯,可以哟。”

 

实际上,秀丽做的包子,就算冷掉,味道还是一样的好。

只是初春的季节,绛攸捧着热腾腾的茶水,觉得好像身心都变的温暖起来。

“很喜欢……”

“哎?”她因为没有听清而转过头去,“你刚刚有说了些什么吗?”

他的脸立刻红了,讪讪的转过头去,虽然在一起已经差不多一年了,他还是这样的不坦率。

“我是说茶水……哈哈,茶水很好喝啊……”

为了掩饰自己的窘迫而拼命饮下茶水,却被热腾腾的液体呛得剧烈的咳嗽起来。

泛红的双颊和那苍白的面孔多少显得有些不相称,一直觉得绛攸实在太瘦的百合,好像填鸭一样的喂了一个月,只是为了让他穿那身礼服不要显得太单薄。

但是,一旦过去,绛攸这种混乱的生活方式马上又让他恢复成原来的体重。

秀丽莫名其妙的眨了眨眼睛,嘟囔道,“你很奇怪呢。”

“啊?奇怪?有吗?”即使装傻也不能弥补内心的那份紧张,绛攸只有用喝茶来掩饰自己的狼狈。

 

喜欢……

这种话原本就是很难说出口的吧?

他把脑袋搁在老旧的藤椅边缘,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红家的书库很大,很宽敞,绛攸喜欢在里面翻找各种各样的材料,时常帮着一道整理的歌弦也是如此。

“呐,歌弦。”

“是的,绛攸大人。”

“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他忽然冒出来这样一句。

“哎?”少女脸上的温度忽然飙升,一阵面红耳赤,忽然间开始以极其可怕的速度把书堆成小山,“干、干什么这么问啊?”

“啊?问了奇怪的问题吗?不好意思啊。”

绛攸这种过分的礼貌让她有些黯然的停下了动作,虽然知道绛攸从未把自己当作仆人来看待,但是可以的话,她只是希望和绛攸的关系更加亲近一点。

“嘛……其实……”

“哎?不用特别回答我的,我只是随便问问。”绛攸站了起来,把书册一本一本的整理好。

 

少女静静的看着那清秀的侧脸,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挫败感慢慢涌上心头。

“绛攸大人,在为秀丽大人而苦恼吗?”

“哎……为什么这么问?”他的脸噗的一下红了。

她轻轻一笑,“因为会让绛攸大人烦恼的事情,只有秀丽大人和黎深大人而已啊。”

“……我平时都表现的那么明显吗?”

“如果是秀丽大人,完全不用担心呢。”她把随手翻开一本书册,悄悄的掩去了脸上的表情,“事实上,即使绛攸大人说出来,秀丽大人也不一定明白,有的时候,行动上的体贴,会比感情上的言语更加要好吧?”

绛攸认真的摸着下巴,开始仔细的考虑这一问题。

 

行动……吗?

 

“啊,对了。”

就在绛攸凝神思索的时候,歌弦轻轻的转过身去,不露声色的绕过了他的身体。

“我还有一些工作,现在不打扰绛攸大人了。”

“嗯,你去忙吧。”

 

——还真是……非常用心啊……

 

绛攸大人对秀丽大人,已经很好了呢,就算细枝末节的小事也不想被讨厌,就算是最初没有什么感情,这样专一而细腻的男人,已经在红家算是极其少见的了吧。

 

“你在想什么?”

涟迟的声音毫无预兆的在背后响起,被吓了一跳的歌弦马上哇哇的惨叫起来。

“涟、涟迟大人!”

英俊的影的美貌抽动了一下,“这么毛毛躁躁的……你在做什么?红·影歌弦。”

“真、真是万分抱歉!”

歌弦立刻觉得羞愧无比,竟然好像一个小女人一样在想绛攸大人……还真是个厚颜无耻的护卫呐。

“干嘛道歉?我只是随便问问,难道说……”

涟迟的表情严肃起来。

“是!”害怕心事被戳穿的歌弦心脏几乎跳到了喉咙口。

 

“你说我的坏话?”

咚!某人终于倒地。

平静的涟迟淡淡的道,“因为你看到我很紧张,而且非常少见的,我的耳朵今天很痒,还有……¥#%……¥”

“哈哈、哈哈……”

脸部肌肉完全僵硬的歌弦,终于明白为什么姐姐总是说“受不了涟迟那个家伙”了。

 

 

之后总算从涟迟那边逃出来,走进庭院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傍晚了。

很可怕呢……涟迟大人……

但是……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绛攸大人是主人,即使是想要自己的话,身为影,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

 

“不是不是,完全不是这个问题!”

“不是什么问题?”

“哎!绛攸大人!”

绛攸有点生气的道,“这算什么啊?一副见鬼的表情。”

“不是……只是,”终于缴械投降,她靠着门廊的柱子慢慢的坐下,小声道,“绛攸大人总是那么为秀丽大人着想,稍微有点嫉妒。”

“什么啊?”绛攸一脸莫名其妙,“我们是夫妇啊,为彼此着想是理所当然的吧?”

 

是这样吗?这世间的夫妇很多吧?但是,能像绛攸大人和秀丽大人这样的,又有几个呢?

 

她“唔”了一声,眼睛慢慢的沉下去,有些难受的看着足尖。

“嘛,以后你就会明白了,现在的话,你还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鬼呢。”

看到他微笑的样子,歌弦在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

 

——小鬼吗?确实是,但绝对不是什么都不懂。

 

“哦,对了,可以的话,很久没有听你弹琴了。”他笑道,“秀丽那家伙,每天忙得焦头烂额,想要叫她给自己拉二胡这种事情,还是不好意思……最近也有一点心烦意乱,可以,给我弹琴吗?”

 

“嗯,当然了。”

 

 

什么时候真正的喜欢上了绛攸大人呢?

歌弦已经不记得了,能想起的,只有他冷冷淡淡的话语,和时而涌现的温柔笑容。

 

但是……

那笑容只是属于秀丽一个人的吧?

 

喜欢……

 

说出来究竟有多难呢?

 

 

一曲终了,歌弦抬起头,“绛攸大人,差不多应该……”

 

青年静静的依靠在藤以上,匀匀的呼吸,毫无防备的侧脸让她恍惚。

 

已经……睡着了吗?

 

 

恍惚之中,抚上那消瘦苍白的面容,歌弦的手有些颤抖。

 

 

 

 

低下头,她的脸缓缓的凑上去,却在双唇触碰的一瞬间停下了动作。

 

不行,自己没有这个资格。

 

很用力的咬住了下唇,她摇了摇头,似乎想要把心中的那份念想全部丢走。

 

她伸出了手,轻轻的呼唤道,“绛攸大人……绛攸大人……”

 

迷迷糊糊的青年睁开眼睛。

 

“啊,歌弦……”

 

“差不多应该就寝了……”

 

“我睡着了吗?不好意思了。”

 

“没有关系……”

 

 

 

 

 

贵阳的灯火,在忽明忽暗中跳动,轻颤着……名红色的烛火,缓缓化开,简直仿若在流泪一般。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