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弦歌之初『番外』——天国的幸福  

2009-02-20 22:13:38|  分类: 弦歌之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风和日丽的下午,也是意雅离开红家的那一天。

迟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好天气,却总是出现这些让人心烦意乱的事情。

“如果那个时候我早点去就好了,可恶!”不甘心的君言低咒一声,漂亮的眸子中写着悔意。

迟没有说话,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只是,他有点担心。

意雅当然不是需要人担心的类型,就算红·影家全体死光了,她大概也可以健健康康的活着吧……能杀死红·影意雅的,只有她自己。

他一阵心烦意乱,起身,走出了房间。

那是一个临时供影卫休息的小隔间,没有窗户,里面也是阴暗潮湿的。毕竟,对于这种生活在黑暗中的生物而言,温暖明亮的房间也就显得有点多余。

也许自己会像哥哥那样关节不好也说不定,他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好在哥哥已经不会再受到下雨天的那种折磨,天国,应该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没有杀戮,没有做不完工作,也没有什么该死的规则。

 

就在难得他发呆的时候,脑门上挨了重重的一下。

“痛……”

涟·影迟担心的人,正笑意吟吟的看着他。

“百合大人……”迟的嘴角一阵抽搐。

“还没有打起精神吗?就算是这样的打击,也要健健康康的活下去啊,迟。”

忍不住想要说“你难道是笨蛋吗”,迟叹了一口气,总算为了维持主母的尊严而闭上了嘴巴。

意雅的百合的关系一直很好,如果离开的话,百合也许会受到什么巨大的打击也说不定呢。

他有些郁郁,看着百合激动万分的演讲,直到“主母教育”结束,他也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意识到一切都是徒劳的百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看起来,你真的是很沮丧呢。”摸了摸他的脑袋,百合幽幽的道。

“……”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光线落在她的身上,勾勒出一道美丽的侧影,散发着祥和的光晕。

——如果,天国有天女的话……应该也是这样的吧?

他怔怔的想道。

 

“一旦签下追杀令,意雅就算不死也会脱层皮的,那之后的事情就很难说了。”

明明知道不应该开口,他还是忍不住说了。

影卫并不是什么会关心同伴的善男信女,可是……如果百合从别人那里知道这件事情的结果,可能会更加糟糕吧?

他的猜测没错,百合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其实这也不一定是一件坏事,天国,对于意雅来说未必不是一个将息的好场所。”

转过头去,静静的望着天空,好蓝好蓝的漂亮颜色,连一片云都没有,明明是深秋了,却这般的温暖。

隐隐约约间,他似乎闻到了很淡很淡的香味。

风的味道吗?

 

“天国吗?”百合悠悠然的抬起头,双腿晃着,“虽然不知道天国是什么样子,但是,一个人去那种地方,会很冷的吧?”

“谁知道呢。”他转过头,看着她,“你找我有事?”

她的眼神严厉起来,这让他微微一怔,似乎有些不知所措——虽然比自己年长的百合总是露出这样毫无心机的美丽笑容,但她毕竟是自己的主母。

主母……吗?

唇边不由自主的露出苦笑,他惊讶的看到百合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

“因为你今天话很少,所以……有点担心。”

他不想去看她的微笑,那其中的温暖,总是在自己想起要反抗之前夺走了理智,风中传来的淡淡的,好似花香,又好似青草芬芳的味道……似乎更加清晰了。

——这……只是风的味道吧。

他有一次告诉自己。

缓缓的站起来,他向百合微微颔首,轻言道了句“失礼了”,便就此退下。

 

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慢慢的在走廊中迈着步子。

“迟!”她却忽然叫住了他。

“是,百合大人。”恭敬的低下头,他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我觉得,天国虽好,终究还是不如人间呢。”她的微笑温暖一如昨日。

 

 

迟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嫉妒过一个人,每次他看到红黎深的时候,他都有点幽怨。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他第一次怨天尤人的开始想着——如果自己不是影就好了。

每个月死去的影都有,只是,逃跑的占了大多数,全部都是在虞部的手下被抓,然后死的很难看。

愚蠢。

迟对于他们总是一脸轻蔑,如果害怕成为影的话,就在之前自杀好了,明明有更好的天国,却贪图现在拥有的。

迟总是不明白,人为什么害怕未知的东西,比如说,死亡。

死了就不会痛,也不会累,死了,岂不是更好?

他小的时候问过自己的哥哥,哥哥不说话,后来,哥哥死了,迟看到那个女人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孩哭泣不止的样子,觉得一阵恶心。

天国的大家,都会幸福的生活着呢。

 

迟一直这么认为,然而,直到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心心念念的想要活下去了?

一旦受伤,立刻老老实实的吃药,包扎,从来不马虎。

因为已经很强,所以,能伤到他的,已然是凤毛麟角,可是,迟却依旧有点担心。

……自己是影,想要安安稳稳的活到老,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吧?

 

然后,他就想起了百合对他说过“天国虽好,终究不如人间”的话。

 

能活下去……真的好吗?

 

然而,就在他有机会可以活得更久的时候们,他却拒绝了。

“涟·影迟,赐涟姓,退出影,进入涟家。”

这是多少影梦寐以求的事情,但是他却立刻的回绝了。

就算能活的更久,如果只是一个人的话,那就和冰冷的天国没有差别吧?

 

可是,在他第一次把做好的风筝送给百合的时候,意雅却气的一脚把他踢进了池塘。

“就算愚蠢也没有到你这种程度的!涟·影迟,是男人的话就给我干脆一点!”

迟觉得莫名其妙,虽然之后和意雅大吵了一架,具体的内容却是想不起来了。

只是,依稀记得意雅最后跟自己说的。

 

她的嘴角微微上扬,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没有人会想到,就在那之后,红·意雅就离开了红家。

“你真的以为百合她什么都不知道吗?你太小看你的主子了吧。”

迟很郁闷,明明一直以来瞒得很好,十有八九是意雅这个臭丫头给捅出去的。

之后他好像说了些什么,但是涟迟不记得了。

 

“你真的有好好的看完这些东西吗?百合大人。”

“……罗嗦死了……”看着她左右游弋的视线,迟的唇角不由自主的拉起一道笑容。

放弃这一切,成为百合的影,应该是值得的。

他之后没有再对百合说起过“天国”的事情,因为他觉得,那个时候,他已经得到了天国般的幸福。

 

风中似乎又飘来了淡淡的香味,他迷醉般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阳光的温暖。

 

——果然,天国很冷呢。

 

他轻声嘟囔了一句。

 

 

 

―――――――――――――――――――――――――――――

 

 

那是许多年之后的一个下午,她的身边早已没有他。

 

一个星期的雨水之后,阳光明媚,就好像太阳公公在微笑一样。

 

她坐在黎深的身边弹奏琵琶,黎深却毫不客气的靠在她的肩膀上。

“好重……”她忍不住道。

“罗嗦死了!”傲慢到极点的回答。

微微挑起眉,她缓缓的放下琵琶……没有等到预期的怒吼,黎深疑惑的睁开眼睛。

“呐,黎深……你觉得,天国真的存在吗?”她望着远处的一缕阳光,静静的洒在地板上,美的就像笼了一层轻纱。

只是一秒,黎深就再次闭上了眼睛。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

 

“说的也是呢。”她轻轻一笑,静谧之中,似乎有一个青年站在阳光下,勾起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

 

 

天国,一定很幸福的——那就算冰冷也能用心感觉到的存在……

 

对吧?

 

 

 

迟。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