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弦歌之初》 第三章 注定不普通的人生  

2009-02-20 22:00:09|  分类: 弦歌之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下,冷风轻扬。

七弦琴的音色传来的同时,很淡很轻的叹息却默默地打破了沉寂。

坐在亭子里的女子,右手抹弦,叮叮咚咚水滴,落在地上,月华反照那一片清丽,干净得让人心疼。

“又是《流水》吗?”坐在她对面的男子露出了浅浅的笑意,“你还真是喜欢这个调子呢。”

“你还不是一样喜欢?”她微笑道,“是吧?月。”

男子笑而不答,摇摇头,“不过,时间也差不多了吧……”

“嗯,贺礼我已经安排下去了。”

“雪那家伙,这一次还真是闹了不小的别扭啊。”

“这是当然的吧,输给黎深大人的话,最不开心的还是他了。”

“玉华也说要一起去呢。”

“答案呢?”

“当然是不准了……”男子无奈的仰起脑袋,“那可是红黎深啊……被玉花嫂子说成‘很可爱’的男人哟。”

“那么,月呢?”女子微微侧过头。

“我?”

“月是不是一样讨厌黎深大人呢?”

男子“唔”了一声,摸了摸没有胡子的下巴,女子看起来笑得很危险样子。

“……”

“那么,贵阳见咯。”女子抱着琴站了起来。

“哎?”他睁大眼眸。
“绛攸公子的婚礼,如果不去的话,非常失礼吧……而且,”她微微转过头,露出了爽快的笑容,“有一个非常想见的人……”

“哎……真少见呢,你也会执着于这种事情。”

她神秘的一笑,转过身去,并未停下脚步。

 

 

——那个孩子……不知道怎么样了……

 

上一次见面,已经是差不多十年前的事情了;歌弦应该也已经快要十五岁了。

 

“果然,不想把重要的妹妹就这样交给别人啊……”她轻轻叹了一口气,虽然说自己也有错,可是,百合的坏心眼还真是不一般呢。

因为对手是百合,所以,她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毕竟,能在二十三岁的时候正式接管全商联红州分部,并且掌管红家事务长达十年之久的女子,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不会简单的角色吧。

 

虽然很喜欢那个百合大人,但是,重要的妹妹也绝对不能让出啊。

 

“嘴上什么都不说……其实也不希望我介入这件事情吧。”想到那个吞吞吐吐的丈夫,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很多年前就下定决心不会再介入红家的问题……一旦牵扯到重要之人的头上,就会没办法避免呢。

 

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抱着手臂依靠在门框上的男子不耐烦的微微扬起眼眸。

 

“差不多了吧?意雅。”

 

“哎,”她露出了微笑,“随时可以出发了,雪大人。”

 

 

 

=======================================

 

 

 

“呐……绛攸君!”

面对毫无预兆冒出来的声音,绛攸立刻的暴出了青筋。

“你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像你一样闲吗?”

老友的怒吼对蓝楸瑛而言,没有任何的作用。

“啊啊,真是怀念呢,进士时代的时候,你明明更加可爱的吧?”

“啰嗦死了……”

“什么嘛,难得我特地拿来好东西给你,”楸瑛嘟囔着把头转向了一边,“这个……”

“这不是桓娥楼的招待卷吗?那这种东西给我究竟是……”

“餐饮全部免费哦,美人也可以随便叫哦。”得意地扬了扬手中的东西,楸瑛一把勾住了绛攸。

“喂!你做什么啊……我还要工作……”

“好啦好啦……偶尔轻松一下,不会遭天谴的。”

“不是着一个问题……”

“放心吧,黎深大人被悠舜大人带出去了……秀丽要去打工,不会有人发现的啦,”楸瑛眨了眨眼睛,“绝对保密哦。”

“这种事情你究竟从哪里知道的……”

“而且你就快要结婚了吧?以后去那里的机会……别的男人也就算了,你的话,绝对是零啊……最好还是对人生有些更多不一样的见地会比较好噢。”

“不用了!这种事情……”好像把文件当作楸瑛的脸一样,狠狠地敲上了印章。

“啊啊,绛攸还真是的……秀丽对男人什么的都非常迟钝哦……对于这样的小姐,成熟的男人是最好的了。”楸瑛似乎很遗憾地摇了摇头,“没有经历过人生中各种各样事情的男人是不能称之为‘成熟男子’的。”

“……”啪——啪——啪(盖章的声音)。

“啊啊,难得我费了好大的力气……为你终于告别单身而准备的庆祝会……”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盖章的声音)。

“唉……秀丽小姐真是可怜呢,不但未来的夫君大人是个路痴……估计还是一个……”

啪咔咔咔咔——

一声巨响,上好的红木桌子上裂开了一个巨大的裂缝。

 

楸瑛低下头,唇边拉起了一道浅浅的弧度。

 

——总算,上钩了。

 

 

 

=======================================

 

 

 

“哎……这里就是花街吗?”歌弦的东张西望的到处看着,“还真是热闹呢。”

“这里是从晚上开始营业的,所以,如果要打工的话,这里是最好的地方了呢。”秀丽脸上写满了激动,“今天的工作,也是由桓娥楼的蝴蝶大人介绍的哦。”

“真的吗?究竟是……”

 

推开门的瞬间,整齐好听的“欢迎光临”响了起来。

被吓了一跳的歌弦不由自主地推后了一步。

——这个究竟是……

 

“原来是秀丽啊……我还在想今天的第一位客人会是谁呢。”女子露出美艳的微笑,“啊啦,这次还带来了一只可爱的小猫呢。”

“初次见面……小人红、红·影歌弦。”

“那么,蝴蝶姐姐,今天的工作是……”

蝴蝶雪白的手指捏了捏秀丽的脸颊,“这个嘛……主要是,今天听说有一位非常了不得的客人要来,受上面的嘱托,要好好的招待……稍微还差两个侍女,秀丽没有问题吧?”

“这是当然的咯!”挽起袖子,兴致勃勃的少女,看起来是干劲十足的样子。

蝴蝶掩唇一笑,“那么,这位小姐的话……”

“请蝴蝶大人放心……小人从小接受过各种的礼仪训练,侍女这种程度的话,不会有破绽的!”

“……这个不是有没有破绽的问题啦。”蝴蝶不知道为什么产生了一种很强烈的不安,“总之,你们两个先去换衣服好了。”

“是!”

 

 

“哎——”歌弦睁大了眼眸。

“怎么了?”穿了很漂亮的衣服,秀丽很快地恢复了在后宫的贵妃装束,好像皇妃一样优雅的举手投足让歌弦张大的嘴巴。

“秀丽大人……真是非常漂亮的美人呢。”

“啊啦,讨厌!”秀丽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果然这样很奇怪吧。”

“完全没有啊……”歌弦的眼睛亮晶晶。

“不过歌弦小姐,似乎很习惯这样的衣服呢……”秀丽有点沮丧得坐下来,“歌弦小姐,其实是真正的大小姐吧?”

“你在说什么啊,秀丽大人,您才是真正的公主大人吧……独一无二,红家重要的公主大人。”

“……”秀丽什么都没有说的叹了一口气,推开门,“快点吧,蝴蝶姐姐应该在等我们了。”

“嗯……”歌弦点了点头。

 

 

 

 

然而,此时此刻,对某些事情一无所知的李吏部侍郎正在一步一步地走进某个阴谋。

 

前些日子接到兄长的信笺,楸瑛立刻就陷入了一筹莫展的状态中。

虽然依旧是那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月带李绛攸去桓娥楼。

 

这种命令式的一句箴言真的让楸瑛很崩溃。

从雪那哥哥因为秀丽的婚事倍受打击而回到玉龙,差不多已经过去了两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内,很难保他不会死灰复燃的做一些愚蠢的事情。

在很久以前就跟红黎深不知什么缘故而结下不共戴天之仇的雪那,至今为止,对某些事情依旧不能释然,而尤其记得兄长与红黎深那次“流传千古”初遇的楸瑛,神志不由得恍惚了一下。

 

——对不起了,绛攸。

 

他只能在心中反省着,虽然听过玉华不能来有些失落,可原本紧张的心情也变得稍稍平和了一些——有这位朋友在身边的话,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吧?

身旁东张西望的老友难得有些紧张——因为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娱乐(过去都是来办正事),看起来额边冒出的冷汗清晰地说明了这一点。

“呐……绛攸,”楸瑛拽了拽老友的衣袖,“上次那个女孩子……”

“哎?啊……你是说歌弦吗?”恍然大悟的青年露出了莫名的表情,“怎么了?”

“以往不都是跟在你身边的吗?今天看起来不在呢。”

虽然歌弦呆在绛攸身边时,基本上都会隐藏气息,可是这一切很难瞒过楸瑛的感觉……更何况,歌弦在隐藏气息方面做得向来不算好。

“啊,听说跟秀丽出去了。”

“哎——”

刻意拖长的音调让绛攸皱起了眉,“怎么了?有什么不满吗?”

“啊,不是,觉得你的个性,不太会让一个女孩子跟在身边……唔……难道因为她是红·影家的人?”

“这有什么关系吗?说起来,你为什么会知道红·影一族啊?”绛攸淡淡的口气让楸瑛叹了一口气。

“我的一位嫂子似乎是出自这个家族。”他快步走到了绛攸的前面,“所以,听她说起过不少这样的事情。”

“嫂子?”绛攸怔了怔。

“不是玉华……”楸瑛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啊……这样啊。”因为觉得很失礼,绛攸的视线立刻开始了左右游弋,好像触及了什么不太妙的事情呢,“不过,红·影一族应该是不能嫁给红家以外的男子的,莫非是支系?”

“这个就不知道了……只是听说,他们的族人,永远都只能生活在暗处,在宗主没有赐给他们姓氏之前,永远都只能作为影子,活在主人的背后,”楸瑛摸了摸下巴,“啊啊,真可怜呢,那个可爱的女孩子。”

“……”难得绛攸没有大骂“万年长春头”什么的,只是浅浅的叹了一口气,“你说的,我都知道啦……可是,我又能做到什么呢……我一旦表露想让她自由的意思,马上就低声下气的求我,弄得我接下来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哎……真少见呢,你也会遇到这种烦恼。”

有一点楸瑛并不知道,歌弦是百合交给绛攸的,如果不是歌弦主动提出要离开,绛攸同样不会放手。

“不过想想还真危险呢,弄这么一个女孩子在你的身边,万一日久生情怎么办?”

“不要把所有人都想得跟你一样。”

楸瑛哑然失笑,损友怒火冲天的模样看起来格外的可爱。

“不过,对你来说,曾经那么多大家闺秀站在你的面前也不曾瞥他们一眼……一旦遇上在意的女孩子,可能绝对不会放手了吧。”

“……”显然没有听到楸瑛在后面嘀咕些什么的绛攸继续大步向前。

 

虽然不想承认,可是,这家伙确实是一个少见的好男人了吧?除了有点傲慢之外。楸瑛揉了揉太阳穴,绛攸这种厌恶女性的观点,从另一层面上把他塑造成了一个专一的好男人这种说法,还真是有点另类悲剧的感觉。

 

“喂!”他快步的追上去,虽然有一件事情刚才就想说了,但是……

“什么事情!?”

“那个……我想,花街应该不是这个方向。”

“……”

 

 

 

*******************************************************************************

 

 

贵阳,黄府。

 

“好久不见了,凤珠!”向以往一样悠然打着招呼的百合向旧友露出了微笑。

“嗯,百合……悠舜已经在里面了。”注意到似乎缺失了某人的户部尚书微微皱眉,“那个家伙呢?”

“哦,你是说黎深吗?因为他去全商联胡闹,所以,我就假装不认识他把他交给官差了。”笑得人畜无害得百合轻轻摆了摆手,“不用担心啦,反正他自己也会出来的。”

“……”实在是没办法说出“哦,哦,原来如此”这样的话,只有僵硬的转移了话题,“总、总之,悠舜已经到了,先喝些茶吧。”

“嗯……”

跟着百合走进府邸的凤珠想起什么一般的皱起眉,“不过说起来,百合……最近全商联的出入还真是大呢,”能让掌管税收等事的凤珠发出这样的感叹,一定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蓝家方面也有所动作……果然婚事是不是应该推迟一些。”

“我可没有这种打算,”百合笑了起来,“除非是小绛或者秀丽不愿意,否则,就算黎深反对,我也会义无反顾的支持到底。”

在办事能力和气魄上已经得到红本家多方认可的百合,也许才更像红家的宗主。

“我明白了。”因为很了解她顽固的那一面,所以,凤珠什么都没有说。

“真是的,今天不是来聊天的吗?凤珠公子请不要说那些莫名其妙的公务啦!”对凤珠用了过去“公子”的称呼,百合眨了眨眼睛,笑了起来。

 

“你们两个就打算在外面一直说下去吗?”温吞的声音响了起来,百合立刻冲着对方露出了微笑。

“哟,悠舜!凛小姐!”

好像酒会上的吆喝,凤珠不由得笑了起来,虽然平时都是一副雷厉风行的态度,只有在朋友面前,百合才会变成这样吧。

 

“今天就来喝些酒好了,”凛笑眯眯的拿出了放在桌子底下的酒瓶,“听说这可是很难入手的高价宝物呢,蓝家宗主的独门秘技调配出来的,我可是用了快马才送来的哦,大家尝尝看吧。”

百合似乎微微一怔,犹豫着,还是接过了杯子,低头抿了一口,随即摇头笑了,“真是难得,凛你居然也会上当。”

“你是说我的酒是假的咯,”凛挑了挑眉,“百合大人。”

“嘛……味道是很像,但是,跟真的比感觉却是差远了。”百合浅浅一笑,放下了酒杯。

“百合大人……喝过吗?”凛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哎……正好,我跟调酒的人是旧识。”

“原来如此。”凛有点沮丧的叹了一口气,“真是的,原来以为可以让百合大人和凤珠大人河到呢……”

“没有什么关系啦,这个酒味道也很好嘛。”凤珠笑了笑,仰首一饮而尽。

“说的是啊。”百合连连点头。

 

“不过还真是吓了一跳呢,没有想到百合大人会认识蓝家的当家。”凛随口道。

“没什么啦,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百合忽然想到那个在月下为自己调酒,然后请求自己弹奏一曲琵琶的少年。

——差不多……已经过去了十二年了。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将杯中物一饮而尽。

 

“嘛……总之今天就好好庆祝一下吧!不管怎么说,今天可是凤珠的生日呢~”露出美丽的笑颜,百合转过头去,“黎深也快点进来吧。”

在场的大家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去,看到了窗外尚且挂在高墙上的红家宗主。

 

上一秒还想着“这笔帐一定要跟她好好算”的黎深,却因为那绽放的美丽笑颜而忽然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

 

 

 

终于来到目的地的两位年轻男子,其中一位倒是悠然自得的样子,另外一个,却不知道为什么像小偷一样开始了东张西望。

 

“喂!绛攸,稍微注意一点,不管怎么说,这里可是在青楼呢。”

“亏你说得出这种话,有生之年我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再次踏足这种地方。”

“有什么不好嘛。”

“啊啦,欢迎光临!”蝴蝶美丽的笑容让人很难移开视线,可不知道为什么绛攸却始终保持着长达七米左右的距离。

 

看到绛攸的一瞬间,蝴蝶顿时睁大了眼眸,“李、李大人……蓝将军说的贵客就是你吗?”

“哎?”一时间睁大眼眸失去语言的绛攸不由得嗫嚅起来,“那个……那个……”

“怎么了,蝴蝶?”楸瑛不好的预感得到了充分的证实。

 

“欢迎光临,各位有钱又愚蠢的男人大人们!”很清丽的声音响了起来,就在两个青年睁大了眼眸的时候,却因为下一秒责备的声音而彻底地失去了语言。

“……歌弦,说过了啦,这种称呼虽然是事实,也只能用在私底下,明白了吗?”

“但是,秀丽大人……”

“这样子一定会得罪客人的啦……”就在少女的视线缓缓上移,室内的空气也彻底的冻结了。

 

 

快说点什么啊,这样下去,绝对会被弄到死不瞑目的!

冷汗哗啦啦的冒着,意识到自己未来多牟命运的同时,绛攸产生了一死了之的冲动。

 

——上花街遇到在打工的婚约者?这究竟是什么烂设定啊?!

 

接下来,被雪那全部包下的桓娥楼,也变成了红家处理家庭问题的战场。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蓝将军陪你来逛花街?”不知道为什么,绛攸好像看到自己在秀丽眼中的影子,被贴上了“烂男人”的标签。

“请、请请请请请务必听我好好解释啊——”他的惨叫似乎一点都没有起什么作用,说到底,都是那个蓝楸瑛的错……不过自己想变成秀丽心目中更加完美的夫婿这一点——好像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果然还是大哭一场,叫着“不要啊”,然后脱光衣服去投河才比较符合此刻自己悲壮的心情吧。

自从遇到黎深大人之后,什么波澜壮阔的人生都已经经历过了的绛攸在一次地意识到——也许未来的道路真的很坎坷。

百合大人这次也绝对不会给自己说情了,还是首先自我了断,这样的话,还能给秀丽留下一个好印象……吧。

思维越来越离谱的吏部侍郎大脑完全进入了混乱的状态。

 

 

 

真是可怜呢……

楸瑛叹了一口气,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女孩子——看起来,最多也就十五岁吧,还真是小呢。

“绛攸大人……”歌弦的嘴唇抿成了一条薄薄的直线,听来有些颤抖的声音缓缓道,“难道,绛攸大人也是愚蠢又有钱的男人中的一员吗?”

——对于这句话,楸瑛实在是没办法回答。

“嘛……只是他们之间的小问题,不久之后就会和好如初的。”他笑了笑道。

“但是……”歌弦似乎经历了强烈的内心挣扎,猛地抬起头,“有一位金发的姐姐说,男人都是禽兽……尤其是来这种地方的男人,全部都是一些没有节操的家伙。”

楸瑛这次真的笑不出来了,到底是谁啊,给这样一位可爱的女孩子灌输了这些想法。

 

——还真的是走上得歧途呢……

 

就在楸瑛准备给小女孩重新上一课的时候,一个激动万分的声音响起了来。

 

“楸瑛!!!!!!!!!!”

在大家还没有意识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所有人的下巴都掉了下来——被誉为优秀将军的年轻俊才,蓝楸瑛,被一个女人压倒在了地板上。

 

“痛……”后脑勺受到撞击,总算回过神来的楸瑛立刻的瞪大了眼眸,“玲珑!!!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玉龙的吗?”

金发的女子站了起来,看起来有几分神经错乱的前兆……蓝色的大眼睛望着楸瑛半晌,最终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要怎么办啊,你那个哥哥让我在玉龙已经呆不下去了……他在全城所有的地方通缉我,说我是他走失的小妾,只要送回蓝家,就可以得到黄金一千两……我去找玉华,结果她被她那个变态夫君带去出游了……呜呜呜,我只剩你可以依靠了……楸瑛……”

 

——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这是在场众人的唯一想法。

 

——但是,为什么楸瑛大人给人一种始乱终弃坏男人的感觉呢?

 

“走失的小妾?”楸瑛哑然失笑,看起来哥哥这次还真是闹了不小的别扭,“好像什么走失的小动物一样……”

“罗唆死了!你这种家伙,真的懂的什么叫做人权吗?”

“人权?那是什么东西?”楸瑛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这个异邦的女子似乎总是脱口一些奇怪的词汇。

“我不管啦,我现在已经走向人生的终结了,为什么会有这种男人啊……我只不过在青楼踢了他的屁股,把他赶出门外而已……用不着这么记仇吧?”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什么严重的刺激,玲珑又开始稀里哗啦得哭了起来。

 

——这是理所当然要记仇的吧?

 

楸瑛叹了一口气。

 

“好啦,好啦,暂时先留在这里吧……蝴蝶,玲珑拜托你的话,没有问题吧?”

就在楸瑛开口的瞬间,室内的空气忽然冷了下来。

几道可以杀人的视线射过来的同时,楸瑛明白了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虽然我这里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您要让这样一位美丽的女孩子流落在外吗?”蝴蝶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看起来有几分可怕。

“那个……其实……”

“楸瑛大人怎么能这么做呢,外面很冷,玲珑小姐多可怜啊。”(秀丽)

“……果然男人都是禽兽……”(歌弦小声念叨)。

“哼,看错你了,楸瑛。”(某个路痴)。

 

楸瑛无奈的转过视线,看到了某个眼泪汪汪的童年旧友。

 

——怎么办?这样的话,绝对会被哥哥杀掉啊……

 

欲哭无泪的楸瑛,对绛攸的感受有了很深刻的了解。

 

 

“如果楸瑛你不管我的话,我只好死在大街上了……为什么啊,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这么悲惨呢……唯一作为好男人的你也要离我而去的话,我只有去死了……否则的话,就只好去玉龙的乡下,过着种玉米为生的日子啦!”

 

——真是可怜的女孩子,受的刺激不轻呢。

 

在场的人不由自主地想到,然而,几道杀人的视线落在楸瑛身上的时候,他也只有硬着头皮作出了选择。

 

 

 

 

 

 

望着楸瑛一幅生不如死的背影,和最后那名唤玲珑的女孩子得逞的表情,绛攸再度感叹了——女人就是洪水猛兽的至理名言。

 

“那个玲珑大人,究竟是什么人呢?”秀丽转过头问道。

“她啊……”蝴蝶抿唇一笑,“在玉龙,可是第一流的名妓呢……但是,似乎是因为某些原因而跑道贵阳来了……过去,曾经有过一面之缘,所以,就让她暂时留在这里了。”

“她和楸瑛大人……”

“啊,应该是认识的吧。”

“真是一位非常漂亮的美人呢。”秀丽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嘛……哎……”多少知道一些内情的蝴蝶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蓝家男人们注定坎坷的恋爱之路,犹如被诅咒的宿命一般……依旧在继续着。

 

 

 

那一天,当然秀丽“薪水不错”的打工也就此泡了汤,虽然方向完全错误,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少女还是相当的沮丧。

“秀丽大人……”同样非常沮丧的歌弦一样耷拉了脑袋,“真是对不起,我也没有能够帮上忙……”

“好啦,你们两个!”绛攸终于不耐的叫了起来,“为什么去花街打工啊?女孩子去哪里,不觉得很奇怪吗?”

“绛攸大人是最没有资格说这个地吧?!”秀丽顿时瞪大了眼睛,“女孩子去那里的话,也没有什么……男人的话才是去干一些奇怪的事情不是吗?”

“什、什么啊?”绛攸的脸不自然的红了一下,“我怎么会做那种没有节操的事情……”

“那么为什么要去花街?”秀丽眯起眼睛,双手叉腰,盯着绛攸开始左右游弋的视线,直到青年的额上冒出冷汗,她才捂着太阳穴叹了一口气。

“……”他咕嘟的咽了一口唾沫。

“真是的……绛攸大人还真是……”

 

三个人默默地在街上走着,歌弦忽然眼前一暗,已经被什么人一下子掩住了口鼻,很快的速度,连自己来不及觉察。

“唔唔……”她挣扎了两下,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小丫头,你还真是不懂得选择时间呢……”

“……”她转过头,那个俊逸的面容映入眼帘,“涟迟大人?”

“我……”

“让他们两个单独呆一会吧……”涟迟淡淡的道。

“啊……是!”歌弦立刻猛力颔首,望着消失在月色下的两个身影,一种淡淡的失落感浮上心头,她恭敬的立在涟迟的身后。

“陪我散会步吧。”涟迟清清淡淡的声音在她的耳侧响了起来,歌弦微微一怔,连忙跟了上去。

莫名其妙紧张的心情,伴随着涟迟的沉默越升越高。

“知道吗?我其实讨厌散步。”涟迟忽然冒出来的声音让人忍不住想问“你果然是幽灵吗”或者之类的问题。

“……”歌弦愣了愣,涟迟自言自语一般的发言让她微微仰起头。

“不管什么时候,意雅总是强迫我散步……”他的眉宇间似乎带了一丝笑意,“总是说我不懂得情趣什么的……实际上,对于我们这些无法生活在阳光下的人来说,情趣什么的,又有什么意义呢?”

“……涟迟大人……喜欢姐姐吗?”她忍不住开口道。

他微微一怔,歌弦赶紧拼命摇头,“对不起!问了失礼的话呢……真的,真的非常抱歉!”

“没什么,”他哑然失笑,“只是觉得,为什么你会这么想……觉得有点奇怪……”

“因为大家好像都一致提到姐姐……”她想也没想的张口道,看到涟迟淡淡的眼眸时,顿时面红耳赤。

“……”

“啊啊……那个,对不起,说了奇怪的话呢……请、请马上忘记吧!”

“没关系啊,意雅是个非常优秀的人,让人映像深刻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这样……啊……”

“歌弦?”

“是……”

“你嫉妒意雅吗?”涟迟轻轻的声音响起,歌弦象是不由自主转过视线一般的忘了过去,男子的眼中似乎融入了什么不太一样的东西。

怎么会!?她叫了起来,涟迟却什么都没有说得露出了微笑。

“你现在脸上的表情,就是在嫉妒呢……好像在想‘为什么大家看到的都是姐姐’什么的……”

因为不想对涟迟说谎,歌弦沉默着耷拉了脑袋。

“没有关系哦,其实,我也很嫉妒她。”涟迟好象对待什么小动物一样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那家伙总是洒脱得要命,我曾经一度认为,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入得了她眼的东西……偶尔会提及的,只有在老家的小弟和妹妹而已。”

哎?

歌弦微微睁大了眼眸。

“你是意雅最在乎的人,所以,不要露出这么没用的表情。”男子清秀的面容之上,掠过一丝浅笑。

他带了薄茧的手指轻轻的划过她的面颊,很舒服的感觉让她好像受了逗弄的猫儿一般仰起了脑袋。

“但是,涟迟大人也很喜欢姐姐吧?”

“她对我来说是非常特别的存在……”涟迟微微垂下眼眸,“她是第一个战胜我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女孩子……虽然觉得很不甘心,只有她,我大概永远没办法超越了。”

 

——姐姐……是如此厉害的人吗?

 

总是看到那个女子在李树下温柔的弹奏着七弦琴,然后冲自己露出了微笑。

 

那个说着“一定要幸福”的女子,总是很残忍的一走了之,洒脱到让人憎恨的地步。

 

 

“如果再见到姐姐的话……我想问问她……当初,为什么要离我而去……”歌弦抿了抿唇,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我真的好想再见到姐姐……我……”

“真是个小笨蛋。”涟迟低下头,轻轻地擦去了她眼角的泪珠,“做一个影的话,你还要更加坚强才行。”

“影一定要失去很多东西吗?”

“谁知道呢?你有得到的,也一定会有失去的……”

“那么,涟迟大人有没有失去什么呢?”

面对少女毫无戒心的发问,涟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如同涟漪一般缓缓散去的爱恋,早已被他埋在了内心的深处。

“我不知道……但是……”他转过头,歌弦没有看到他此刻脸上的表情,“能够成为影卫,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事情。”

 

 

幸福吗?

歌弦并不明白什么样的生活才是幸福的。

但是那个离开的姐姐也好,涟迟也好……都并没有后悔成为“影”。

 

像秀丽大人和绛攸大人这样,应该是足够的幸福了吧?

就算是只有相濡以沫的平淡人生,却还是可以温柔面对彼此的心情……

歌弦感觉到头晕晕的,一阵昏昏欲睡的无力感,不自觉地把脑袋靠在了涟迟的身上。

 

好像小猫一样亲昵的动作让涟迟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歌弦与她的姐姐,还真是两个非常夸张的极端。

 

喜欢吗?

想到歌弦问自己的话,涟迟忍不住笑了出来——意雅虽然是个好朋友,却绝对是一个全世界最糟糕的妻子+杀手。

心软而且喜欢料理,但是对妹妹以外的小孩子全部会凶狠以对,表面美丽温柔,其实内在是一个相当可怕的女人。

好像自从见到她把一个凶恶的杀人犯吓哭之后,自己绝对,也不可能会有跟她在一起的打算了。

 

自己的爱恋,注定是无望的。

这一点,涟迟很清楚——没有人比百合更加深爱着黎深了,即使她不知道,深为局外人,涟迟却看得一清二楚。

他只要守护在百合的身边就已经足够了——没有奢望,没有期待,只要偶尔可以看到她温柔的笑容,一切都有了它的意义。

 

像意雅那样,即使知道丈夫不爱自己,却依旧不折不挠的顽固,涟迟没办法做到。

 

——影的命运并非注定……如果要改变,只有靠我们自己。

 

这是意雅的口头禅,涟迟却一次都没有相信过。

 

 

 

*******************************************************************************

 

 

 

 

此刻,回到府邸的百合因为管家突如其来的报告而放下了手中的琵琶。

 

——黎深似乎已经睡着了。

她竖起一根手指,示意管家噤声,然后尽可能小声地走了出来。

 

“有事请吗?”

“是蓝州来人……”管家似乎犹豫了片刻,“您是不是见一见?”

“这个时候?”百合皱起了眉,现在已经是午夜时分了。

“好像是很急的事情……”

“我知道了,先奉茶吧……我马上过去。”

管家颔首退下。

 

——究竟是什么人呢……难道是……

 

百合一下子推开门追了出去,一路小跑奔进了前厅,穿了斗篷的客人缓缓地摘下了帽子。

 

她因为惊讶而完全的呆在了当场,即使是许多年过去了,他眼梢眉角的清澈一如昨日,那唇齿间和煦温柔的自在笑容,确实一点都不曾改变过。

 

 

“很久不见了……百合。”

 

浅浅的笑意,在月的唇边一点一点的荡漾开去。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